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25 小墨墨再接客,求月票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25 小墨墨再接客,求月票

    “对了,云叔叔,麻烦你把独孤叔叔请来,司徒家的人似乎都很怕独孤叔叔TXT下载。”云小墨迷糊的眼珠子转了转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云护法微愣了下,觉得也对,有天下第一杀手压阵,不怕对方敢乱来。虽然他本身的实力也不弱,但论起在江湖上的名声,与独孤谋相比,他是远远不如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,小少主稍候,属下这就去请独孤公子。”

    花园的一角,云清正在云逸的协助下做每日里的常规练习,细密的汗珠布满了额头,迎着晨曦,云清刚毅的脸孔上有些点点的欣喜。他终于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踏出第一步,尽管摇摇欲坠,但他终究是踏出了第一步。他相信只要他能踏出第一步,就能继续走第二步、第三步,甚至有一天他可以完全恢复实力。

    “清儿,休息一下吧!”云逸看着侄儿如此辛苦,不由地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还想多练习会儿。”云清委婉地拒绝了,晨曦中,他如刀削般坚毅挺拔的五官,更显阳刚豪放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不远处有弟子领着司徒家的三位客人自花园中经过,云清偶然间回首,恰好见到了其中一位面熟之人,他微微讶异。

    司徒家的三人中,有一位老者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也跟着转首,四目相撞,彼此都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“祥长老?”云清心中一震,不知对方的来意,却知道祥长老乃是司徒家族太上长老当中实力不可小觑的一位。当初他亲自登门提亲,祥长老也曾反对这门婚事,并且参与了打残他的双腿的决议。看到他,云清的脑海中不禁再次显现出那残忍的一幕,足以令他的心再次揪痛起来。

    祥长老也在看着他,此时的云清恰好扶着一处栏杆,静立在原处,看起来跟没事人一般,不知情的人根本不会想到他是曾经被人打残了双腿之人。他微微惊愣,当日他分明看着云清被打断了双腿,丢出司徒府,可是今日看来他似乎已经全然恢复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正思索间,有凌天宫的弟子催促了声:“几位,这边请!”

    祥长老徐徐地收回了目光,眸子微敛,神色逐渐转为深沉。他举步,继续跟着凌天宫的弟子踱步走向迎宾的大厅。

    也是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,云清脚下一软,整个人跌落在地。像是再一次经历了断腿的折磨,云清心神具疲。

    “清儿,你没事吧?”云逸连忙上前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云清幽幽的声音道:“二叔,方才那人就是司徒家的祥长老……不知道他此来究竟是为了什么,会不会跟我有关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司徒家的人?”云逸大惊,但很快联想到这里是凌天宫,并非云府,有龙千绝在,料想司徒家的人也折腾不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千绝那孩子在,司徒家的人不敢猖狂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云清微微叹息了声,眉宇间的忧虑仍然没有消去。

    云小墨在云护法和独孤谋的陪伴下来到大厅时,司徒家的人已经率先一步就座,对于云护法,他们是熟识的,乍见到云护法身旁的小男孩,几人都有些诧异,不知他究竟是何人。

    再观小男孩另一侧的黑衣斗笠男子,祥长老微眯了眼,脑海中顿时联想到一人,却不敢最终确认。不能怪他无法将黑衣斗笠男子跟天下第一杀手联想到一处,因为上一次从凌天宫回去的人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,压根就没有将真实情况如实汇报。

    看着云护法三人进入大厅,祥长老起身,颇为有礼地拱了拱手:“云护法,久违了。”祥长老性情稳重,处事稳妥,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司徒家的人这次才遣他前来。

    云护法上前,抱拳道:“祥长老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两人看似极为客气,实则各怀心思,谁不知道凌天宫和十大家族之间的仇隙,若非司徒家的七小姐被凌天宫所擒,恐怕对方压根就不会如此客气。

    “老夫甚好!老夫此次前来,是为了我家七小姐之事,还希望贵宫的尊主能与老夫亲自面谈,解决此事。”祥长老开门见山,态度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祥长老莫急!我家尊主昨日大婚,今早与新夫人携手出游,目前不在宫中。为了不怠慢贵客,在下特意请来了小少主,前来与祥长老叙谈。”云护法朝着云小墨方向作了个请势,介绍道,“这位就是我们尊主的亲生儿子,凌天宫的小少主。凌天宫的一切事宜,小少主亦可全权主事。”

    祥长老微眯了下眼,掠着精光打量着云小墨,点头道:“小少主长得俊俏可爱,真乃凌天宫之福。”心中却想着,区区一个小娃也能主事?莫不是凌天宫的人有意想要羞辱于他?

    云小墨看了看云护法,又看了看祥长老,琉璃般的眼珠子灵动地转着,只觉得大人的世界真复杂,又是谎话,又是言不由衷,他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穿过几人,云小墨径自坐上了主位的太师椅,两只小脚可爱地晃啊晃。独孤谋无声地立在了他的身侧,小白则直接窜上了他的大腿,转着一双眼珠子盯着祥长老三人,俨然一副小小保镖的模样,谁若是想伤害小墨墨,先过它这一关。

    “云叔叔,他们是谁啊,找我爹爹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护法上前,恭敬地回禀道:“小少主,这位是司徒家族的祥长老,他们此来是来赎回关押在地牢里的七小姐等人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墨继续晃着小脚,点头道:“哦,你说的是来我们家偷蘑菇的那些小贼吗?”

    祥长老闻言,面上一辣,虽说事实如此,但他未免说得太过直白。堂堂司徒家的七小姐,居然做起了偷盗的小贼,这话若是传出去,岂不是大大有损司徒家的颜面?算了算了,他只当是童言无忌,就不跟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云护法憋笑着回道:“是的,小少主!”

    云小墨皱了皱小眉头,俨然一副当家人的派头,小手敲打着桌面,不疾不徐道:“既然是偷蘑菇的小贼,那就按凌天宫的宫规处置就是了,还有什么可谈的?”

    云护法抬头看着他,恍惚间好似看到了尊主的身影,心中暗暗叹息,不愧是父子俩,连小动作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属下记性不好,忘记了是哪条宫规,还请小少主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云叔叔,你怎么这么健忘?咱们凌天宫的宫规,但凡是来凌天宫偷盗蘑菇之人,要么用一万两银子赎回,要么直接卖入皇宫……这不是很明白的事吗?你处理就可以了,干嘛还要我来?”云小墨像是失去了耐性,朝着两边伺候着的弟子招了招手,道,“我好饿哦,我要吃早餐TXT下载。”

    两边的弟子领命,前去准备早膳。

    祥长老拧了下眉头,这孩子跟云护法你一言我一语,看似随意,却是强硬地定下了赎人的规矩,他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,真不知这孩子究竟是聪明绝顶,还是误打误撞,碰巧了。

    “小少主,事从权宜,难道咱们就不能再好好谈谈吗?一万两赎一人,未免太过昂贵了。”他细算了下,他们司徒家被捉的人少说也有二十来人,倘若每人都按一万两来赎,那岂不是得花二十万两白银?一万两的银子,他们不知能买多少弟子来为他们司徒家卖命,何苦花这一万两来赎回这些没什么出息的弟子?怎么算,他都觉着不划算。

    云小墨歪头想了想,道:“那好吧!看在您是老人家的份上,就给你们点折扣,买一送一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买一送一,那就是十万两。

    祥长老细想了下,勉强应道:“……成!”

    云小墨弯唇一笑:“云叔叔,那你记得给他们买一送一……两万两赎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有区别吗?祥长老脸色顿时铁青。

    “是,小少主。”云护法使劲地憋笑,小少主实在是太抠门了,抠得太可爱了!

    祥长老深吸了口气,决定不与小孩子一般计较:“小少主,要不这样吧,老夫这一次所带的银两有限,就用一万两白银,只赎七小姐一人,至于其他弟子,等日后再来赎如何?”一万两一个人的价格,他实在难以接受,他宁可放弃这些弟子,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,反正他只须将七小姐安全地送回司徒家就算是功德圆满了。

    他的如意算盘,打得精明。

    却不想,云小墨想也不想就否决了:“那不成!既然他们是一道被抓来的,要赎人,也得一起赎,否则的话,谁也不给赎!佛曰,众生平等!您是老人家,应该慈悲为怀,怎么能弃其他人于不顾?”

    这点小算盘,他还能打不出来吗?

    他们救走了七小姐,至于其他人的死活,还会管吗?

    本来可以挣二十万两银子,现在只有一万两,而且还要浪费粮食养二十多人,他多亏啊!亏本的事,他才不干!

    “……”祥长老很是无语,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,怎么说话一套一套的,而且还这么精明?

    怒火顿时蹭得冲上了心口,软的不行,就只能来硬的了。祥长老面色一沉,阴狠的神色瞪着云小墨,厉声喝道:“小少主,老夫念在你年幼,不愿与你计较!但倘若你继续如此胡搅蛮缠,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脚下迈出一步无源之风忽地刮起,直直逼向云小墨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云小墨额前的鬓发吹起,他身子向后微仰了下,双手紧紧抓住太师椅的把手,面上却是无比沉静,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一条黑影挡在了他的跟前,将这股莫名的罡风抵于消弭。

    祥长老亲眼看着独孤谋踏出一步,挡在了云小墨的跟前,几乎未动分毫,就卸去了他的力道,他暗暗吃惊,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他,一定就是天下第一杀手,独孤谋!

    只是,为何独孤谋会出现在凌天宫?

    他深感不解。

    独孤谋抱剑而立,凌厉的目光无声无息地自斗笠下传递着,那摄人的气息,使得祥长老不敢再随意施展武力。

    单是一个独孤谋,他就没有把握对付了,更何况凌天宫内高手如云。倘若他真的伤害了他们的小少主,那么他们三人就休想活着离开凌天宫。

    他懂得把握形势,所以不敢再随意造次。

    云小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惊吓之色,内心里却还是有点被吓到了,不过很快的,他深吸了一口气,镇定了心神。小手拨开了挡在他身前的独孤谋,厉目瞪着祥长老,也加重了语调道:“老人家,我念在你年老体迈,在这世上也没多少日子了,我也不愿意跟你计较!但你别忘记了,这里是我爹爹的地盘,你们若是敢在我爹爹的地盘上撒野,也休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稚嫩的童音,却有着不可小觑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祥长老气恼不已,胸膛起伏不定,手指微颤颤地指着他,斥骂道:“无知小儿!”

    云小墨向上翻了个白眼,撇嘴道:“老人家,你怎么能骂脏话?太没素质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祥长老气得脸色涨红,几欲吐血,这孩子真有气死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云护法笑得快憋出内伤,他的决定果然是对的,让小少主来接待客人,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!

    云小墨晃了晃小脚,突然语调一转,没事人一般,说道:“老人家吃早餐了吗?咱们可以一边吃,一边继续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吃你个头!谁还有心情跟你一起吃饭?祥长老的脸色很是难看,好像有人欠了他几百万两银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云小墨小脚继续晃着,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:“哦,那好吧,那我就不留你们了。来人,送客!”

    祥长老的脸色又加深了一层,像是吃了半只苍蝇的表情,咬着牙道:“……老夫没说要走!”

    云小墨甜甜地一笑:“那就一起吃早餐吧!放心,早餐是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祥长老处于崩溃中。

    “云护法,老夫诚心诚意来赎人,想不到凌天宫居然随随便便推出一个黄毛小儿来打发老夫,莫非是欺我司徒家无人不成?”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好转移了目标,再继续跟孩子交涉下去,他怕自己会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云护法面色一整,严厉的口吻道:“祥长老,请注意你的措辞!小少主身份尊贵,能够亲自来接待祥长老,已经是咱们凌天宫最大的诚意。现如今你辱骂我们小少主,莫非是欺我们凌天宫无人不成?”

    祥长老正在气头上,冲上去就欲与他交手,身后的两人扯住了他,在他耳边低语:“祥长老,咱们外边说话。”

    祥长老大喘了几口气,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,冷哼了声,跟随着其余两人暂时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云小墨眯了眯眼,对着小白努努嘴:“小白,去——”

    小白一旦领命,一溜烟紧追着三人而去,前去充当无间道。

    “小少主,累了吧?属下给你松松筋骨。”云护法无比崇拜地仰望他,两眼直冒红心。

    云小墨摇摇头道:“我饿了,快去催催厨房!对了,我还要一串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属下马上就去!”云护法乐呵呵地领命而去,真是个孩子啊,早膳也不忘吃糖葫芦。

    司徒家的三人出了大厅,寻了处僻静无人的所在,开始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祥长老,家主吩咐了,此次务必要将七小姐带回司徒家。家主和各位长老、太上长老们都有意继续和赫连家族联姻,之前因为大小姐的事,得罪了赫连家。这一次借着赫连紫风即将继任赫连家族家主之位的好机会,家主他们打算让七小姐嫁给赫连紫风,如此一来司徒家依旧可以与赫连家族联姻,找到一个大靠山,所以我们必须将七小姐安然无恙地带回去,刻不容缓。”

    祥长老怒意未消:“你们也看到了,那黄毛小儿无礼无知,硬是让我们将所有人一起赎回。我们哪里来这么多的银两?”

    “他不过是个孩子,年幼无知,小孩子通常都是吃软不吃硬的,或许换个女人来跟他谈会更合适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祥长老眼底泛起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和大小姐就在凌天宫外的马车内等候,倘若由她们来跟龙家的小娃谈,或许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祥长老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点头赞成道:“有道理!那你去请二夫人和大小姐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其中一人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离三人不远处的一盆盆栽后,小白伪装潜伏,将三人的话全部尽收耳中,心底不由地开始碎碎念:“坏蛋!预谋欺负小墨墨和欺负未遂的都是坏蛋!”

    它白色的身影一闪,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抢在三人跟前,率先回到了大厅,去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等祥长老二人回到大厅时,云小墨已经在开开心心地用着早膳,左手一串糖葫芦,右手是皮蛋瘦肉粥,左边一舔,右边抿一口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祥长老眯眼打量着他,怎么看他都不觉得这孩子像是个有心机之人,莫不是他多心了,将他想复杂了?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不一起吃吗?”云小墨抬头,好心地问了句,其实他还是很慷慨的,决定今天不收他们早餐的银子TXT下载。

    祥长老冷着脸道:“不了,多谢小少主美意!”

    “好可惜哦,招待不周,请多见谅。”云小墨可爱地转头,对着立在盘中正啃着烧饼的小白道,“小白,多吃点!”

    祥长老这时候才发现小白的存在,一看之下,不由地傻了眼。这只兽宠真够特别的,居然喜欢吃烧饼!

    离凌天宫外不到几百步远处,停着一辆奢华的马车,马车内,两名女子相对而坐,各自的面上皆有些许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左侧的女子尤为显眼,她的年纪不过二十出头,颈项白皙纤长,蒲柳之姿,更显柔弱之美,然而在这层柔弱的美态下,更多的是娴静和淡然。只一眼,就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这样的女子如何不令人怜惜?

    右侧的女子年纪较长,已年逾中年,只不过风韵犹存,仍留有几分媚态。她偶尔瞄对方一眼,眼底尽是嫌弃和嫉妒之意,心中恨恨道,这丫头似乎无论何时都是一派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之姿,自己的女儿跟她相比起来,的确是逊色了许多,不过那又怎样?她已非昔日里名门望族子弟追逐的司徒家大小姐,她现在不过是一只破鞋,被赫连家族退了婚的破鞋,如何跟自己的女儿相比?

    她一边想着,一边哼哼了几声。

    司徒敏敏只当是她在焦急七妹妹的安危,好言相劝道:“二娘,您别担心,祥长老他们一定能把七妹妹给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刻薄的冷哼道:“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!你自己未能嫁入赫连家,一定也不希望你七妹妹嫁入赫连家,少在这里假装关心你妹妹!”

    司徒敏敏微微一愣,未料想她竟是如此看待她,心中微痛之余,她尽量缓和着语气,柔声道:“二娘,你误会了,敏敏怎会如此想呢?”

    二夫人讥讽地嗤笑道:“你就算真想,恐怕也没那个机会了!你堂堂司徒家的大小姐,居然随意跟一个官家子弟苟合,简直丢尽了我司徒家的颜面。哪像我的女儿,她冰清玉洁、聪明伶俐,不知比你好多少倍。我真不懂,为何家主不将你软禁起来,反而继续让你享有司徒家大小姐应有的一切待遇,家主未免太过厚此薄彼,偏爱于你!”

    二夫人刻薄的神色有些扭曲,司徒敏敏眉头轻蹙,定了定心神,道:“二娘若有不满,尽管去问爹去,敏敏根本不在意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的待遇!”

    二夫人哼道:“你少在那里装清高!你站着说话不腰疼!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至一半,马车外传来了弟子的唤声,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、大小姐,属下有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闻声,连忙掀开了车帘,急问道:“怎么样?我的女儿呢?救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弟子摇头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当即怒了,尖声呵斥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这点小事都干不好?”

    弟子急道:“二夫人请息怒!属下是奉了祥长老之命,前来请二夫人前去与对方谈判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的气焰顿时消了下去,谈判?让她去跟凌天宫的人谈判?她心里一哆嗦,说话声也跟着哆嗦起来:“我、我?我不行!那可是狼窝虎穴,我一个妇道人家如何去谈判?”

    弟子抬头瞄了她一眼,心中不由地生出了蔑视,方才还一副盛气凌人的嚣张模样,现在一听到要去凌天宫谈判,就吓成这副模样,他打从心眼里瞧不起她。

    司徒敏敏探了探头,淡然的神色询问道:“祥长老可有说为何要让二娘前去?”

    听到大小姐询问,弟子恭敬地回禀道:“因为今日凌天宫的尊主不在,由他的儿子凌天宫的小少主前来主事,这孩子今年不过五六岁的年纪,孩子心性,祥长老跟他谈不拢,于是就想着找个女人去跟他谈,哄哄他,或许他就松口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敏敏暗自点了点头,也觉得祥长老的做法可取,跟孩子交流,还是女子更为耐心些。

    二夫人一听只是个孩子,脸色骤然变化,恢复了之前的傲慢嚣张之态:“不早说,原来是个五六岁的孩子!那还等什么?本夫人跟你去,哄个孩子还不容易吗?”

    司徒敏敏思索了下,道:“二娘,要不我跟你一道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想也不想就否决了:“不用了!你这不净不洁的女人,去了也是坏事,说不定你根本就不想救你妹妹,去了反而使坏害她,我可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二夫人理了理自己的衣物,随后花枝招展地跟随着弟子,往凌天宫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二娘……”司徒敏敏眉头紧拧,早知二娘对她诸多不满,可毕竟是她的长辈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是心中担忧自己的亲妹妹,她无声地叹息,只希望事情能够顺利。

    二夫人跟随着弟子进入凌天宫,一边走,一边四下里打量,心中不由地暗叹,人人都说凌天宫是邪派,里面的人个个凶神恶煞,凌天宫里边也是遍地尸骨腥血,可是眼下看来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凌天宫的风景如画,比起司徒家的大宅来,不知要美上多少倍。尤其当她看到那一座铺满了鲜花红绸的花楼时,她的眼底一阵惊艳和赞叹,这哪里是什么邪派,分明是人间仙境!

    “二夫人,就是这里了。”在弟子的提醒下,二夫人迈步进入了大厅,抬眼处,看到了祥长老,也看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在美美地用餐。她眼睛忽亮了下,当即就猜到了小娃娃的身份,原来他就是凌天宫的小少主,真是可爱得紧!

    “哟,这位就是小少主吧?真是太可爱漂亮了!”二夫人扭着腰肢晃到了云小墨的身旁,笑脸盈盈,伸手就要去捏他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一柄长剑拦在了她跟前,吓得她顿时花容失色,连退了三步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她抬头望去,只见一黑衣斗笠男子持剑挡在了小男孩的身前,阻止了她的接近。看着他手中的长剑,她心里顿时慌慌的,开始后悔起来。谁说这里不是龙潭虎穴,谁说这里没有危险,只是来哄一个孩子的?她真恨不得当场抽那弟子的脸,让他假传消息,谎报情况!

    可是眼下,她是退不得了,只好微颤颤地退到了祥长老的身旁,惨白着脸色,不敢再随便言语。

    云小墨舔着小嘴,正吃得津津有味,转首看向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,问道:“大婶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二夫人嘴角抽了下,勉强干笑道:“小少主,奴家是司徒家的二夫人,你们扣押的司徒家七小姐正是奴家的女儿,奴家是见我可怜的女儿来了。”她狠狠地挤出了几滴眼泪,想要博取同情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云小墨随便应了声,又低头继续他的早餐。

    二夫人脸色一顿,还以为对方至少会有所反应,却不想只是随口说了句“哦”,然后就没下文了,这让她后边准备要说的话,如何往下接?

    二夫人转首与祥长老对视了一眼,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些许的提示,却不想祥长老避开了她的视线,不打算为她出谋划策,任她自由发挥。

    碍于独孤谋护卫在旁,二夫人再不敢随意接近云小墨了,她干笑了声,柔声说道:“小少主平日里都有什么爱好,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玩意儿?”

    云小墨拿起一块巾帕,优雅地擦了擦嘴,道:“我喜欢骑马,就是骑在人的脖子上,驾、驾、驾……大婶,你想跟我玩吗?”

    二夫人面色一滞,干咳了声,摇头道:“小少主的爱好还真是特别!”

    祥长老冷哼了声,对她很是失望,早知如此,还不如他自己想办法,他就不信撬不开这小娃的嘴。

    二夫人左右思索了下,又道:“那个……不知道小少主能否让我见一见我的女儿?”

    祥长老闻言,眼睛忽地微亮,还好,她总算是提了个有建设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云小墨抿了抿嘴,点头道:“那好吧!就让你们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闻言大喜。

    祥长老的脸色也和悦了许多,看来对付孩子,还是女人比较有用些。

    等候在凌天宫外的司徒敏敏,迟迟不见二夫人和祥长老他们归来,心情愈加焦急和迫切。犹豫了半晌,她最终还是决定进入凌天宫去探个究竟,他们始终都是她的家人,家人出事,她如何能坐视不理?

    她上前通报了自己的身份,在凌天宫弟子的引领下,她迈步进了凌天宫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新的一个月到了,大家记得投票啊!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25 小墨墨再接客,求月票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25 小墨墨再接客,求月票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