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37 妇唱夫随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37 妇唱夫随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TXT下载。”云小墨仰头停在了祥瑞银号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快点,别耽误了时辰。”平长老催促了声,便跟着他进了祥瑞银号的门。

    祥瑞银号负责接待的还是方才那名中年男子,见着云小墨去而复返,正打算热情地迎上,云小墨却率先开了口,打断了他即将要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伯伯,我的玉佩落在你们这儿了,可能是我之前借用茅房的时候掉在茅房里了,您能不能帮我找一下?很名贵的!”云小墨紧盯着他的眼睛,眼睛不住地眨啊眨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先是一愣,随后领悟过来,他细瞧了一眼跟随他而来的三名男子,颔首道:“小客官请稍等,我这就亲自去察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伯伯。”云小墨礼貌地感谢,他已经察觉到这三人的实力不简单,尤其是那位老者,他完全查探不到他的实力究竟如何,所以眼下想要脱离险境,就唯有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好心的伯伯身上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进了内堂稍会儿,过了些时候,便又出来,面上带着几分焦急:“不好意思,小客官。我没找到玉佩,要不然你自己去找吧,说不定是掉在哪个不起眼的角落了。”

    云小墨点点头,当即就要去找,这边平长老却把他给拦住了:“老夫陪你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怕他半途耍什么花样,平长老还是决定跟他一块儿去找。

    “小客官,我记得你用的是左边的茅房,不如你进去再仔细瞧瞧。”中年男子看着云小墨,眼底幽幽的光亮闪动着。

    云小墨与他对视了一眼,便朝着左边的茅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老夫先替你察看一番。”平长老眼底精光一掠,心生疑窦。

    云小墨接收到中年男子递来的安心眼神,也就没有退到一旁,任由他前去察看。

    平长老屏息进入了茅房,细细查探一番,发现并没有任何的异常。受不了里面的恶臭,他很快退了出来,朝着云小墨不耐烦地招了招手道:“里面什么也没有,我看你也别白废心机了。不过是一块玉佩,你爹那么大的能耐,你随便再问他讨要一块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云小墨固执摇头:“那怎么行?那是翔叔叔送给我的礼物,是有纪念价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吧,别耽误时间。”平长老拗不过他,料想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插翅也难逃。

    云小墨于是入了茅房,关了门。

    里面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地流逝,里面的人依旧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平长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朝着门内嚷道:“快点,别磨磨蹭蹭的!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样!”

    还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平长老眉头一皱,环扫了一圈,突然发现方才那名接待他们的中年男子莫名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他忽觉不妙,再也不等了,连忙一脚踹开了茅房的门,“臭小子,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茅房内空无一人,也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平长老两眼微眯,很是不可思议,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凭空就消失了呢?难不成还掉进了粪坑不成?

    “该死!给我找!一定要把臭小子给老夫找出来!”平长老怒不可遏,有种被愚弄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云小墨早已从银号的秘道里安全地出了门,中年男子等候在了秘道出口,为了避人耳目,还特意为他准备了一辆马车,派遣几名可靠之人,护送他直接前往东陵国,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将小公子安全送到二皇子处,不得有误。”中年男子见着有人要对云小墨不利,也顾不得这许多了,二皇子能将如此重要的玉佩赠送给这个孩子,证明这孩子对二皇子是极为重要的。即便是在这风尖浪口上,他也顾不得了,保住孩子才是最为重要的,至于后边的事如何处理,那就要看二皇子的安排了。

    平长老也是聪明人,处事精明老道,在茅房周围寻了许久,都未寻到任何线索,他当即想到了去银号的门外寻找,他的五感通明,很快就听到了有马车奔跑的声音,当他赶到秘道出口附近,只瞧见了马车扬尘而去的丁点儿影子。

    “该死,给我追!”

    他高声一喝,带着两名下人就要追赶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,无声无息地落在了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黑衣斗笠,手中持剑。

    一身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谁?”莫名地,平长老的心底生出了一种无由来的恐惧感,他行走江湖多年,还从未遇上哪个人,能让他产生如此奇异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长老,他、他该不会是……”弟子的脑海中勾勒出某个传闻中的人物的画面,却又不敢确定,只是那么想着,心中就产生了丝丝的寒意,惊悚不已。

    平长老经他提醒,脑海中也掠过了那么一个令人惊恐的人名,脱口而出道:“你、你是天下第一杀手——独孤谋?”

    独孤谋抱着剑的身子微侧了下,无声地默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买老夫的命?”平长老不由地猜测,听闻独孤谋向来都是收了雇主的佣金才杀人,可从没听说他什么时候好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独孤谋依旧默立不动,犹如一尊煞神,煞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老夫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这么久,不可能还有人惦记着老夫的性命……你是要救那孩子?五长老是不是也是你杀的?”平长老不笨,当即联想到很多事,虽是询问的语气,却在自己的心中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独孤谋脚下再次挪动了几分,难得地开口道:“那孩子……不能动!”

    那声音好似隔着万年的冰封,闷闷地穿透,钻入人的耳中,寒意砷人。

    平长老眉心一紧,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,独孤谋的确是冲着孩子来的。他面色一沉,一只手摁在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上,做出一副随时都会宝剑出鞘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是天下第一杀手,老夫就怕了你!老夫不妨告诉你,这孩子,老夫要定了!”

    铮——

    在他的眼前,一道银光划过天际,独孤谋手中的剑蓦地出鞘,奇快无比。

    整条小巷霎时间刮起了一阵无源之风,席卷着小巷的每一处,一股庞大的气势瞬间充盈了整条小巷,那气势霸道至极,压得对面的三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平长老怔怔地看着独孤谋,双瞳无限放大,很是不可思议:“你、你居然已经迈入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……滚!”冷酷的字眼自独孤谋的嘴里一一蹦出。

    平长老呆望着独孤谋,许久,他终于还是带着他的手下灰溜溜地跑了。

    夜,寂寥无声。

    司徒府的南院,有三条黑影自不同的方向,朝着南院最高的一座建筑物汇聚,此建筑物乃是司徒府的一处禁地,名曰丰绩楼,里面供奉着司徒家族各位出色的先辈,以及封藏着司徒府的秘密。

    黑影飞掠,像是一道黑烟,与夜幕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来自北院方向的黑色身影,略显纤细婀娜,显然是女子的身形,另外两道黑影则分别来自南院和东院。

    三条黑影汇聚一处,率先抵达丰绩楼的黑影出声道:“他怎么也来了?”他问的显然是来自北院那条纤细黑影。

    那纤细的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穿了夜行衣的云溪。

    她瞄了眼来自东院的黑影,再看看守候在楼下的黑影,摇头道:“我没有通知他啊,巧合吧。”虽是蒙着脸,云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两人的身份,来自东院的黑影正是赫连紫风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轻盈地落地,冷哼了声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龙千绝冷冷地瞪着他,心中暗暗不爽,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呢?

    云溪左右看看两人,开口道:“好了,既然都来了,那就一起进去吧TXT下载。”

    龙千绝和赫连紫风两人对视了一眼,彼此冷冷地撇过脸去,好似夙世的冤家,分明说好了要齐心合作,争夺神器的。临了到了关键时刻,两人依旧还纠缠着那些陈年忘事,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云溪拿两人没办法,便独自一人率先进了丰绩楼,两人见她进去了,也连忙尾随而上。

    丰绩楼当中机关重重,幸而龙千绝和赫连紫风两人事先做了不少的功课,一个混迹在长老和太上长老们中间探得不少的口风,知晓机关的厉害和破解之法,另一个则更绝,直接弄到了丰绩楼的机关分布图。

    三人游走在丰绩楼当中,就好似饭后散步一样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“赫连,你哪来的机关分布图?这么绝密的东西,你也能搞到手?”云溪不得不佩服赫连紫风的厉害,不由地多夸了句。

    龙千绝听着却不爽了,冷哼道:“堂堂名门正派,居然也学人家做起鸡鸣狗盗之事,亏你还好意思在这里显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还不是一样?做起鸡鸣狗盗之事来,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。”没想到赫连紫风更加舌毒,居然讽喻起龙千绝化妆成他人模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本尊那是妇唱夫随,溪儿想扮着别人玩玩,本尊自然是要跟随她的!”龙千绝吃了一瘪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颇像理由的理由来。

    云溪嘴角抖了抖,这两人未免太过幼稚,这也能吵起来?

    “那听你们的意思,那个最不要脸的人,就是我罗?”她冷眯了眼,语气颇为不善。他们想要对骂,怎样都可以,但殃及池鱼,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龙千绝很快觉悟过来,讪笑着凑近她跟前,搂着她的腰肢道:“溪儿别生气,为夫怎么可能是这意思……哼,分明是有些人心怀不轨,意图挑拨离间。”后边的这句话,是对着赫连紫风说的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沉敛的眸子微黯了下,扭头走向别处,看着他们二人双宿双栖,平日里他视而不见也就罢了,现在亲眼目睹,他心中一阵一阵的揪痛难当。

    察觉到了他的神色变化,龙千绝得意万分,故意重重地在云溪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,宣示着他的占有权。

    云溪瞧着赫连紫风的背影明显地僵了下,心中莫名地有些难受,她没好气地轻瞪了龙千绝一眼,伸手挣脱了他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赶紧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龙千绝微泯了下唇线,知悉她心中在乎赫连紫风的感受,心下莫名地一酸,不过还是如她愿,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三人循着地图的标识,在丰绩楼当中一层接着一层寻找,直至来到最高一层楼,这层楼里供奉的都是司徒家的先祖灵牌,足足有百余位。看着灵牌森立,云溪的心中忍不住打了个颤,总觉得有百余双眼睛在紧盯着她,控诉着她的冒犯和欺骗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着这里阴森森的,很恐怖?”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——”

    龙千绝和赫连紫风的声音同时想起,四目相对间,再次掀起了无硝烟的战火。

    云溪背对着他们,没有看到他们眼底的浓浓火焰,而是细细地打量着灵牌,她惊异地发现,在灵牌阵的最上方,供奉着一块被黑布遮盖的灵牌,看起来很是神秘诡异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有一种力量在牵引呼唤着她,她伸手就要去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。身后突然多出了两只手,一左一右扯住了她的臂膀。

    “不能揭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能揭——”

    云溪不解地回首,等待他们的解疑。

    “我听长老们说起,丰绩楼里供奉着的灵牌,其中有一块是万万动不得的,一旦动了,不止会触动机关,整座楼也会跟着毁于一旦。”龙千绝率先说道,脸色颇为凝重,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也跟着说道:“没错,这块灵牌乃是十大家族的秘密,每个家族都供奉着此人的牌位,一旦有人冒犯了它,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我们赫连家族的牌位堂里也陈列着一块神秘的灵牌,常年用黑布遮盖着,自从牌位堂建立以来,除了各大家族的家主,谁也没有真正见过这块神秘灵牌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奇怪?这块灵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?”云溪的心中产生了莫名的感觉,总觉得它好像跟自己有种某种牵连,若非如此,为何她会无端端生出如此强烈的感觉?

    “赫连,你不是很快就要继任家主之位了么?那到时候可不可以……”云溪甜笑着仰望他,都说好奇心爱死猫,她的好奇心是被彻底给勾起来了。

    还未等赫连紫风回话,龙千绝一把揽过了她的肩头,冷着脸孔道:“你若真想看,我现在就替你揭了它,大不了咱们不在司徒府待了,一走了之。”

    那浓浓的酸意弥漫在空气中,却让赫连紫风的心情突然大好,他难得地勾了勾唇,爽快答应道:“好,只要溪儿想看,我定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云溪一边挣扎在龙千绝的霸道钳制中,一边冲着赫连紫风颔首道:“真的?那一言为定哦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!你想气死我是不是?”龙千绝心中气恼,突然粗吼了声,吼声远远地传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守卫丰绩楼的弟子发现了动静,人声逐渐嘈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,上去看看!好像有人闯入了丰绩楼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通报家主!”

    楼上的三人察觉到了底下的动静,连忙灭去了手中的火褶。

    “笨蛋!都是你惹的好事!”赫连紫风微恼地低喝了声。

    龙千绝却笑得风骚无比,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暴露:“你还是想想该怎么从这里逃离吧,我们可不奉陪了。溪儿,我们走!”他对着云溪眨了眨眼,别有深意。

    云溪担忧地望向赫连紫风,好歹他们是一道来的,总不能这么不讲义气,将他丢下不管吧?

    正欲开口说话间,身边突然传来一道猛劲,拉着她迅速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正是龙千绝施展了挪移术,带着她直接从丰绩楼遁逃了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亲眼见着两人自自己的眼前消失,无声无息,他不禁惊呆了,这是什么法术?居然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消失了?

    他忽然觉悟过来,龙千绝方才那一声粗吼,分明就是故意的,为的就是引来司徒家族的人来围攻他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他轻咒了声,直接冲破了瓦顶,从半空中遁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看,他从上边逃了,快追!”

    “快传信给外面的兄弟,封锁所有出府的通道!”

    整个司徒府顿时沸腾起来,喧嚣一片,无数的弟子举着火把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云溪被龙千绝强行扯着回到了房间,听到外边的动静,她眉头轻蹙了下,免不了责怪几句:“千绝,你干嘛老跟赫连过不去?万一他被司徒家的人发现了,对我们可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担心他的安危?”龙千绝微恼,占有性地抱着她,狠狠地用力,像是惩罚她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们现在好歹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……”对于他的醋意大发,云溪很是无奈,为了安抚他,她回身,勾着他的脖子,主动地将唇印了上去。

    软软的唇舌覆上微泯的双唇,她大胆地挑开了他的唇舌,徐徐探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龙千绝有些受宠若惊,微愣了下,随即唇角勾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,大手强势地摁住了她的头,更为霸道疯狂地索吻,好似要将方才的不快统统发泄出来,他吻得热切和狂烈,不留一丝余地。

    一吻过后,云溪虚软地趴在了他的胸前,粗喘不止。这个男人真是霸道得可以,一有福利就拼命地讨回去。

    她埋首在他胸前,唇角微弯,心中甜腻腻的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总跟赫连斗气,那样很掉份知道吗?”她小手在他胸前画着圈圈,柔媚的声音浑然天成,无须假饰,“我喜欢的人是你,又不是他!你越是跟他斗,就说明你不信任我,我可是会伤心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又软又柔,听得龙千绝浑身酥麻,眼神也柔得能化出一滩水来。他的大手开始不安份地在她后背上下肆意地游离,咕囔的声音道:“溪儿,你挠得我心里痒痒,你可要负责……”

    云溪在他胸前画圈圈的小手猛然停下,嘴角抖了下,这家伙,怎么越来越容易发情了?

    “别闹!我们才刚刚开始修炼反噬术,反噬术未成,是不可以……那什么的最新章节。”

    龙千绝鼻中哼哼了声,似乎将那残花秘录视作了仇敌,他捉着她的小手探入到了他的衣襟里边,无比**地轻吟了声:“那摸摸总行吧?”

    云溪抬头看向他一脸**的银荡相,额头处顿时落下了几条黑线,这都什么时候了,外边的人正在到处捉拿私闯丰绩楼的贼人,他却还有心思在这里淫啊荡啊哼哼着。

    她的手在他的引导下,一不小心抚摸到了他胸前凸起的小小一点,小脸上不争气地晕起了一层烫热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!你还是快点回去吧,若是让人发现你不在祥长老的房中,肯定会怀疑到你的身上。”她娇嗔着推着他,忍不住提醒他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唇线紧抿了下,龙千绝一脸的不甘不愿,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缠在她的身边,然后把自己脱光光,让她摸个够,他完全不介意自己吃亏,正所谓吃亏是福嘛。

    长长叹息了声,他终于松开了手,理了理衣裳,恢复了一派道貌岸然的神色,努嘴道:“那我走了,你记得要一整晚都想我,否则不许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溪笑瞪着他,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他微侧了下脸,指了指自己的右颊。

    云溪抿嘴轻笑,知道了他的意图,踮起脚尖就要在他右颊处印上一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他半路拦截,撕开贴在右颊处的人pi面具,掀起一角,再次指了指那一层属于他自己的面皮。

    云溪微愣了下,忍不住喷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家伙,未免太过可爱了吧?

    再次踮起脚尖,在属于他的右颊上狠狠地亲了十大口,亲得他笑容大大、眉飞色舞,他才满意地重新将人pi面具罩上,重新恢复了道貌岸然的神色,倏地消失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整晚的时间,司徒府上下闹得不可开交,听闻最终还是没能捉到私闯丰绩楼的飞贼。

    云溪中途前去探视了下,在司徒魁跟前露了露小脸,证明她的清白后,便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赫连紫风最终是如何逃脱的,但至少这一夜的查探,让她认清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神器并不在丰绩楼当中。然而不在司徒府守卫最为森严的丰绩楼,那么又会在哪里呢?

    清晨醒来,云溪想着去司徒魁处探探口风,谁知赫连紫风已经先一步来到,正与司徒魁相谈甚欢,所涉及的话题就是跟昨夜有人私闯丰绩楼有关。

    “爹、赫连公子。”云溪踏着莲步,盈盈而入,仪态万千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淡淡的目光朝着她方向扫了过来,眼波微微流转,颇具深意。

    司徒魁如何精明之人,只一眼就察觉出了赫连紫风的异样,他畅怀一笑道:“赫连公子昨夜受惊了,今日天气不错,不如就让敏敏陪着赫连公子去府里四下游逛一番,莫误了这美好的春光。”

    赫连紫风眉眼柔和了几分,没有拒绝,启口道:“那就有劳司徒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魁见他没有拒绝,心中更加欢畅,忙催促着两人道:“敏敏,还不快领着赫连公子好好游玩一番?”

    “是,赫连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行走在司徒府的花园中,瞧见四下里无人,云溪便开口道:“昨晚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赫连紫风挺拔的身姿,巍峨如山,冷峻的神色常年不改,声音却是不自觉地放柔了几分:“这点小事,还难不倒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云溪浅浅地笑了声,低首去抚弄园子里的花木,还别说,司徒府邸的花木颇为珍贵,有许多她从未见过的品种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关心我?”赫连紫风淡淡的目光扫向了云溪,看着她美丽的侧影,虽是换了张脸,那那份神韵仍在,他的心弦蓦地拨动了下。伸出一只手,有意无意地掠过跟前的一片山茶花,突然折断了一支,无声地递送到云溪跟前。

    云溪微愣,木木地自他手里接过,跟他相识这么多年,何曾见过他送花给任何人?她讶异地凝望向他,却见他偏侧了脸,只是一张俊美无俦的脸颊上有些一抹可疑的晕红。

    云溪抿嘴轻笑了声,脱口而出道:“女孩子都喜欢浪漫的男人,你若是肯为其他的女子折花相赠,相信一定能俘获芳心。”

    赫连紫风身影僵了僵,浑身上下忽地拢起了一阵阴郁的气息,他忽然开口道:“你为何不早告诉我?慈云观的后山,多的是盛放的繁花,一年四季,常开不败。你若是想要,我将它们全部采来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换作云溪无言了。

    难道,他从那时候起,就已经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情?可是他为何不说?

    这一切就是命运的安排吧。

    “其实,并非每一个女孩,都喜欢花的。”云溪将手中的山茶花重新插回了枝叶当中,她想要告诉他,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心无处安放的寂寥女子,他们之间即便是回到了从前,也不可能在一起,缘分是注定了的。

    她转身离开了那片花丛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的双脚好似灌了铅,久久地凝立在原地,一步也不曾挪开,他的视线久久地凝结在那一朵离了群的山茶花上,神思悠悠飘远。

    离花园不远处,一双嫉恨的眼睛正紧盯着园子里的两人,鲜红的杜鹃花瓣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娘,姐姐太可恶了!她嘴里说对赫连公子不感兴趣,可一转头,就去勾引赫连公子,这世上怎么会有她这么不要脸的人?娘,你一定要替我作主!”七小姐气呼呼地跑进了二夫人的房间,一进门就一通发泄。

    二夫人闻言,怒从心来,瞪着圆目道:“敏敏那丫头生得一脸狐媚,我也早就看她不顺眼了。你放心,娘一定替你作主,让你顺利地嫁入赫连家族。”

    七小姐闻言大喜:“真的?娘,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?快说、快说!”

    二夫人屏退了左右,压低声音道:“娘今早收到了孟家主的来信,他对敏敏那丫头很是满意,说愿意与我们司徒家族联姻,他还愿意以孟家正夫人的头衔相许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姐姐都已经破了身子,居然还能成为孟家的正夫人?”七小姐跺跺脚,很是不悦,在她看来,像姐姐那样一个不干不净的人,去当个妾侍都算是抬举她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也不知这丫头生来什么好福气,居然能得到孟家主如此赏识。”二夫人也觉得很是不平,紧接着继续说道,“今夜孟家主就会光临司徒府,前来提亲,不管是正夫人也好,妾侍也罢,总之快些将那死丫头嫁出司徒家,那么赫连家族的正夫人之位,就非你莫属!你想想,到底是赫连家族的正夫人之位来得重要,还是孟家的正夫人之位来得重要?那孟家最多也就是末流的家族,怎么跟十大家族当中实力第一的赫连家族相比?”

    “娘说的对!只要赶紧将姐姐嫁出去,那么赫连公子就会把目光转投向我的身上了……”七小姐花痴般笑了起来,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一幅画面,绝美无双的赫连紫风折花相赠,笑如春风拂面,万物都跟着沉醉了。

    二夫人看着女儿那痴相,忍不住轻啐道:“你啊,八字还没一撇呢,就开始神神叨叨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——”七小姐软软地娇嗔起来,拖着长音,九曲十八弯。

    二夫人捂嘴轻笑了声,不知想到了什么,忽地沉敛了神色道:“为了以防万一,咱们还是提前有所准备为妙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女儿招了招手,凑近女儿耳边低声细语了一番,母女俩齐齐露出奸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正如二夫人所言,午时三刻过后,孟贺秋就领了一众弟子,带来了无数的聘礼,前来司徒家提亲。

    司徒魁并不知晓此事,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边赫连紫风好不容易对他的女儿大有好感,那边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孟贺秋来搅事,他阴沉着脸,露出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二夫人却好似没有察觉到他不悦的神色,十分热情地招待着孟贺秋,好似真的将他当作了自家的女婿,身前身后,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云溪端坐一旁,冷眼旁观,倒是未料到孟贺秋如此执着,居然亲自上门提亲来了。

    短短的会晤之后,二夫人将孟贺秋留在了司徒家用晚膳,司徒魁打着哈哈,敷衍了事,没有答应这门婚事,也没有推拒,他心中另外打着主意。一来孟家也算得上是十大家族之一,敏敏若是真的嫁了过去,以孟家正夫人的身份,对司徒家来说倒也颇为受益,然而和他心目中理想的赫连家族相比,孟家又明显逊色了不少;二来,他正可以借此契机来试探一下赫连紫风的心,看他到底有没有娶他大女儿的诚意,倘若没有,或许选择孟家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。

    孟贺秋并不在意二老的态度,自见到云溪始,他的两眼就未曾从她身上挪开过,那如痴如醉的眼神,看得云溪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神啊,快来救救她吧全文阅读!

    她受不了了!

    幸而晚膳时,司徒魁没有再让她相陪,要不然她真的会忍不住发飙。

    早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等候着龙千绝的到来,今日一整天都未曾见到他,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。她心中莫名地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等待间,有丫环进来帮她燃起了熏香,来人不是小茶,脸孔有些陌生,云溪暗暗地起了疑心。平日里她的房间的确也有燃熏香,可是今日的熏香味道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她连打了几个哈欠,早早地便上了床,恍惚间听到有人开门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她身子一轻,被人从床上挪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可千万别把大小姐惊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熏香药量加得重,她是不可能这么快醒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赶紧去通报二夫人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?居然又是她搞得鬼!

    云溪被人抬着进了一间陌生的客房,房间没有燃灯,四下里黑漆漆的一片。两人将她放置在床上后,便悄悄地关门退出。

    也是在关门的瞬间,云溪坐起了身,四下里观望,他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?为何要将她迷晕了搬到这里来?莫非……

    正思忆间,门外又有脚步声传来,她连忙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细碎的脚步声临近。

    云溪正犹豫着要不要此刻醒来,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:“溪儿,是我!”

    千绝?!

    云溪猛然睁开眼,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的龙千绝,只是他的肩头还扛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二夫人?!”

    云溪借着淡淡的月色,看清了那人的脸,不由地低呼出声,她万万没料到他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处心积虑要害她的二夫人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龙千绝将二夫人重重地丢到了床上,嘘声道:“快走!待会儿就有好戏看了。”他笑得无比神秘,将云溪的所有好奇心全部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溪跟随着他离开了房间,隐身在了离房门不远处的草垛中。

    “你快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有,你今天一整天都去哪里了?为什么连个人影也没瞧见?”云溪揪着他的衣领,一脸的嗔怪,同时也有着浓浓的思念,只是一日不见,她就想念若斯,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哦。

    龙千绝低低地笑着,大手将她揽在了怀里,闻着她身上的幽香,低声说道:“昨夜没有寻到神器的踪迹,我今日就请了几位长老前去饮酒,想要趁着他们酒醉之时,套出些许的线索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果如何?可有收获?”云溪整个儿倚在了他的身上,贪恋着属于他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听他们说,神器的下落只有历代家主才知道,听闻司徒家族为了守护神器,在司徒府的某处设置了地下密室,密室的入口也只有家主一人才知晓,另外密室之中还有四位太上长老长年累月地守护着神器,所以想要找到神器,难比登天。”

    听着龙千绝如此叙述,云溪的眉头不由地皱起:“难道我们真的要放弃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,还有一个办法,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神器。”龙千绝傲然一笑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云溪急问道。

    龙千绝伸手,轻刮了下她的鼻尖,弯唇道:“让司徒魁亲手将神器送到你的面前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云溪眼睛忽地亮起,顿时领悟了他话中的意思,不由地对他佩服万分,这的确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了。别忘了,她现在可是司徒敏敏,司徒家族唯一一个可以开启神器力量之人!

    “嘘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龙千绝嘘声,云溪也闭上了嘴,静静地守候在原地,关注着客房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孟家主,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勿要辜负了二夫人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、了解!二夫人的心意,在下必定谨记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孟贺秋!

    云溪心下一凛,好恶毒的二夫人,原来打的是如此恶心的主意。

    若非她机警,又有龙千绝察觉了此事,否则的话,她今夜岂不是要毁在了孟贺秋的手里?

    “孟家主,二夫人为了给孟家主助兴,还特意为您准备了一粒神丹,保证孟家主今夜大展雄风、屹立不倒……”二夫人派来的弟子笑得无比Y荡。

    孟贺秋接过丹药,犹豫了下,方才宴席间,听得司徒家主似乎隐约有想将大小姐许配给赫连紫风的意思,现在二夫人有意想要拉拢他,为他制造机会,他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了。女人嘛,只要夺了她的身子,她便会从此对你死心塌地,至于她的心是否向着他,他根本不急,他愿意慢慢等。再转首看看房门,他大笑了一声,二话不说便服下了丹药。

    “请你转告二夫人,今夜之事,孟某必定谨记在心,他日必当厚报!”

    他转身,举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弟子完成了任务,嘿嘿淫笑了几声,便也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溪和龙千绝两人依旧躲在草丛中,将一切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女人太恶毒了!”云溪一怒之下,忍不住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龙千绝低头看着她,反而觉得她显露出真性情,极为可爱:“走吧,咱们明早再过来看戏!今夜就让人老珠黄的二夫人好好地享受一番激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便宜她了!”云溪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,忽而觉着这话好像有些不对劲,她扭头,听到了龙千绝低低的嗤笑声,她小脸倏地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应该把她和她的女儿都统统掳来,丢给那头饿狼的!”

    龙千绝抬了抬眉梢,故作一脸惊恐地望着她,道:“你会不会太恨了点?七小姐好歹也是司徒敏敏的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随口说的。”云溪想想也是,毕竟是未来堂嫂的亲妹妹,她还是手下留点情吧,对付一个二夫人也稍稍让她解气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云溪还在睡梦中,整个司徒府便已经好戏开锣了。

    等云溪慢慢吞吞地赶来事发地点,却见孟贺秋光着身子被司徒府的手给架住,他看起来很是疲惫,估计是昨夜太过放纵,所以今早起来连反抗能力都没有就被司徒府的人给架住了。

    再看另一边,二夫人随意地裹了件外衣,跪倒在司徒魁的跟前,一身的狼狈和凌乱,她的脖颈处满是青肿的吻痕,一脸的脂粉掉得彻底,嘴唇上好似架了两条香肠,被人吻得红肿不堪。她死拽着司徒魁的双腿,不住地哭嚎着:“老爷,你要相信妾身,妾身是被人给陷害的……”

    孟贺秋看着人老珠黄的二夫人,眼底是浓浓的厌恶之色,只要一想到昨夜与他疯狂了一夜的女人居然是这样一个老女人,他的胃里就一阵翻腾。这个老女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分明是她约了自己,说是有意外的惊喜要送给他,还赠送了一粒神丹给他。他心知肚明,自然猜到了她所谓的惊喜是什么,谁知竟是这样的惊喜,简直令人作呕!

    司徒愧更加厌恶地盯着自己的二夫人,即便他相信她可能是真的遭人陷害了,但只要一想到方才进屋时,他分明看到她在孟贺秋的身下孟浪放荡的神色,他心底的厌恶便再也抹之不去。他狠狠踢了一脚,将这个女人彻底踹离自己的身边,哪怕是再多看她一眼,他都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赫连紫风默立一旁,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嘴角弯起一抹讥诮。

    云溪一边走近客房,一边听着下人们窃窃私语,才知道最为可笑的是,今早撞破这桩丑事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二夫人的乖乖宝贝女儿——七小姐!

    七小姐按照二夫人所言,为了让家主和赫连公子提前看穿司徒敏敏的真面目,特意早早地就找到了她的父亲和赫连紫风,随意找了个借口,领着他们去看好戏。本想着看到的应该是她的姐姐狼狈不堪的模样,谁知待她看清时,发现那一个被人压在身下,整夜行着苟且之事的人不是她所预见的姐姐,而是她的娘亲!

    刹那间,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月票再给点力,已经窜到第二名了。非常感谢已经投了票的亲们,第一次月票榜爬到那么高,激动啊,真心感谢你们。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37 妇唱夫随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37 妇唱夫随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