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57 圣宫,圣语,木马?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57 圣宫,圣语,木马?

    “小女娃,你也坐全文阅读!”灰衣老者目光轻扫过轩辕睨儿,带着几分探究,睿智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越过她,他的视线若有若无地掠过跟随两个孩子身后而来的符长老,他微笑着,继续坐下,收拾手中的烧烤之物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着急,让爷爷把佐料都撒上去,味道足了,那才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不着急。”云小墨甜甜地一笑,看着眼前这位老爷爷,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再次涌了上来。他托着小小的腮帮,细细地打量着老者,除了那张普通得不能普通的脸之外,他的气韵、他的举止,都跟他印象中的疯爷爷酷似TXT下载。

    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人?

    他脑海中充满了疑问,却也觉得眼前之人,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轩辕睨儿牵着裙摆坐在了云小墨的身旁,美目轻转着,凑近他的耳边,细声道:“小墨,我觉得这个人很是古怪,我们还是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云小墨不以为然地道:“怎么古怪了?老爷爷他好心请我们吃东西,你为什么还要怀疑他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他出现得很奇怪吗?这里荒山野林的,他一个老人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有,你看他那双手,手上有厚厚的茧,说明他以前一定是常常握剑的,我师傅的手就跟他一样。他一定是个高手,绝不是什么寻常的老人家。”轩辕睨儿观察入微,对老者产生怀疑,也是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老者假装听不出两人的对话,眼底精光闪动了下,唇角微勾,心想这女娃儿倒是心细,这一点上,他的小乖乖就太过粗心,也太过单纯了。

    云小墨探头瞄了眼老者的手,撇了撇小嘴道:“就算是这样,那也不能说明老爷爷是坏人,有时候看一个人的好坏,是要用心去看的,不能只用眼睛去看,因为人的眼睛常常都会欺骗自己的心。”

    哟,小乖乖什么时候出口就是哲理了?

    老者唇边扬起的弧度更大了,不管怎样,他还是很欣慰的,虽然是换了张脸皮,他的小乖乖还是一下子能认出他来,这说明小乖乖一直惦记着他,没有忘记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“好罗!来,爷爷分肉给你们吃!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爷爷。”云小墨一边甜甜地笑着,一边眼睛斜瞄向老者腰间的一只黑布囊上,那黑布囊鼓鼓的,不知装了什么巨大的物什,看着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刚想进一步探究,老者撩了撩长袍,将黑布囊遮盖在了袍角之下,遮挡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轩辕睨儿见自己无法说服他,嘟了嘟小嘴,也就不再说什么了,只不过生来就有的对人对事的判断力和敏锐感,让她继续对对方充满了戒心。

    “来,吃吧!”老者亲自割下一块肥硕的肉,用树叶包裹,送入云小墨的手中,笑语道,“小娃娃可要多吃点,长得白白胖胖的,那才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娘亲说,小孩子不可以吃太多,要不然长胖了,就不帅了!”

    “别听你娘亲胡说!她那么抠门的人,当然希望你少吃点,给她省银子!”

    “爷爷怎么知道我娘亲抠门?”云小墨眼睛一亮,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的话柄,一双大眼睛扑闪着盯着他,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老者一时口快,说漏了嘴,待反应过来时,他只得打哈哈:“爷爷的意思是说,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一定要吃好睡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云小墨扁了扁小嘴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老者拍了拍他的小手,问道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,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叫云小墨,她叫轩辕睨儿,我们现在要跟着符长老,到圣宫去。”

    轩辕睨儿刚想提醒他,不要随意对陌生人说实情,可惜已经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老者的视线淡淡地扫过她,也割下一块肉送入她的手中,有意无意地说了句:“人与人之间交往啊,真诚很重要,一个人的心思若是太重了,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……”

    轩辕睨儿浑身一震,捧着肉,呆呆地望着他,心思被瞬间搅乱。

    聪明反被聪明误?是在说她吗?会吗?

    她呆呆地出神。

    这边,老者又继续跟云小墨闲聊起来,两人之间好似已经认识了许久,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们二人是亲祖孙俩。

    “小墨,圣宫可不是普通的地方,你一个人去,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去圣宫?”

    “因为圣宫有龙池,小白用龙池的水沐浴之后,就会成长得更快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沉默了片刻,若有所思地盯视着他认真可爱的小脸,心底某处轻软了一片。他就知道他的小乖乖是最重情义的,哪怕是一只兽宠,他也将它视作手足。他忽然间明白,为何当初自己如何收服小白,都不成功,而他什么也没做,却轻易地就搏得了小白的信任和喜爱,心甘情愿地跟着他,一路追随。

    有时候啊,人心不足蛇吞象,越是有心机的人,越是什么也得不到。

    只有心灵纯净的人,才是最美好的。人人都向往美好,兽宠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一刻,他忽然改变了主意,放弃了想要带走他的念头。他这个年纪,也是该历练历练了,让他懂得人心的善恶,和如何判断是非,对他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怎么称呼?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听到云小墨的询问,夜孤风眼神闪动了下,不羁的口吻道:“老头子我姓风,村里的人都叫我风大,你可以叫我风爷爷。我本是猎户,以打猎为生,谁知前几日打猎时不小心射伤了当地官老爷的儿子。这不,怕吃官司,所以就从家里逃了出来,现在是四海为家,到哪儿算哪儿。”他有意放大了声音,这话倒像是专门说给后边窥探的人听的。

    “风爷爷?”云小墨小嘴微撅,怎么又这么巧?

    “风爷爷,您年纪这么大了,一个人多危险啊。万一路上遇上坏人,那怎么办?要不然你跟我一起走吧,我可以保护您的。”

    夜孤风目光再次闪动了下,这一次却是因为感动,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,又孝顺又乖巧,比他的那些个整日里见不着人的儿孙们可强多了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远处窥视的符长老迈步走了过来,从方才开始,他就一直在观察着夜孤风的言行举止,若说他是普通的猎户,他不信。一个人的外貌着装可以换,可是一个人的气质却是何难掩饰的,此人无论言谈,还是举手投足间,都有种说不出的属于上位者的风采和气势,料想他的出身一定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只是从他的身上,他无法查探到任何的玄阶显示,此人若非绝顶的高手,就是不懂习武之人。正如轩辕睨儿所查,他的手上的确有厚厚的茧,那也有可能就是他常年打猎拉弓造成的。再加上离他身旁不远处,就有一把猎户专用的普通弓箭,以此类推,他猜测这位老者从前或许是哪个贵族出身,后来家道中落,沦为猎户……如此猜想,是最为符合事实的。

    “小墨,你现在是圣宫的圣童,处事可不能再像从前那般随性。况且圣宫也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……”符长老此言是有意对夜孤风说的,算是一种告诫,圣宫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留的,尤其是如果对方是有意想要混入圣宫,他也要让他趁早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夜孤风随性地一笑,道:“小墨,谢谢你的好意了,爷爷心领了。老头子我也随性惯了,受不得任何的规矩。那行,今日有缘相见,这只烤野猪就算是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。爷爷还要继续赶路,就不多停留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说着,他起身立了起来,刚走出一步,身子摇晃了下,整个人栽倒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风爷爷,你怎么了?”云小墨丢下手中的食物,连忙跑过去扶起了他,仔细看时,才发现他的腿上有一道伤口,鲜血正顺着他的伤口处往外渗。

    “风爷爷,你受伤了!快点坐下!”

    “符长老,风爷爷受了伤,你就让他跟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符长老两眼微眯了下,细瞧着夜孤风腿上的伤,充满了狐疑之色。他是受伤了不错,不过这伤口未免也太新了,像是刚刚才受的伤,抑或是先前真的有伤,只是方才起身时,一不小心伤口撕裂了?

    他蹲身上前,捉起了夜孤风受伤的腿,两指在他伤口周围狠下了一股子劲。夜孤风连忙撕声嚎叫起来,眼泪也快飙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疼死我了!老头子我哪里招惹到你了,你要这么害我?”

    “小墨,这人到底是谁啊,怎么心肠这么黑?”

    “哎哟,疼死我了!”

    云小墨紧抿着唇线,视线再次掠过夜孤风袍角无意间露出的黑布囊,眼底亮光一闪。他的小脸顿时绷起,怒目瞪向了符长老。

    “你是坏人!为什么要欺负风爷爷?”

    符长老微愣了下,老脸红了红,还是头一回被人当面骂坏人来着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?谁让他涉世未深,这么轻易就相信他人,谁晓得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,万一是专门冲着圣宫来的,那他岂不是惹祸上身?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去圣宫了!我不要跟坏人在一起!”

    符长老面色一滞,有些吃瘪,面对他童稚的质问,他一时之间,竟不知如何反驳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“风爷爷,我跟你一起走!”

    “小墨,别这么冲动!你听老夫解释。”符长老哪里肯就这么放他离开?好不容易将他半诱半哄着引往圣宫,他岂能半途而废?

    换上了一张和善的笑脸,符长老蹲身立在云小墨的跟前,诱哄的口吻道:“小墨,你误会了!老夫这么做,只是为了试探一下,这位老人家到底会不会武功,是不是别有用心的坏人。你想啊,这荒山野岭的,他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,不管是谁都会有所怀疑,不是吗?老夫这么做,是为了你好,为了你的安全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你还觉得风爷爷是坏人吗?”云小墨灼灼的目光盯着他,好似他只要说一个坏字,他就会立马翻脸走人。

    符长老很是挫败,他如此看重他,想要将他调教培养成圣宫第一高手,不惜放下身段来哄他,谁知这份情谊,还不如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。也罢,既然他都已经放下了身段,那何妨再退让一步?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道:“现在已经确认了,他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风爷爷和我一起去圣宫,你同意吗?”还是那灼灼的不容拒绝的目光。

    符长老长长地叹息了声,点头道:“好吧!只要他守规矩,老夫可以让他进圣宫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谢谢符长老!”云小墨弯唇,小脸上顿时绽放出一抹璀璨的笑容,甜得腻死人。

    符长老心神有一阵恍惚,随即无奈地甩头轻笑,能换来一个如此纯粹而甜美的笑容,他的退让也算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转首之间,在云小墨不可见的角度,他给了夜孤风一个狠厉的眼神。那意思好似在警告他,即便是他同意了他进圣宫,他往后也会牢牢地看住他,他休想掀起任何的风浪来。

    夜孤风故作被惊吓到,身子往云小墨的身上缩了缩:“小墨,他又瞪我!我还是不跟你去圣宫了,谁知道他会不会在背地里暗算我老人家呢?”

    符长老没料到他会无耻地跟一个孩子告状,一张老脸顿时气得涨红,转头看到云小墨收起了笑容,小脸揪到了一处,他连忙解释道:“小墨,不是这样的,他看错了。老夫没有瞪他,方才只是眼睛抽了下,让他误以为老夫是在瞪他。老夫向来言出必行,答应你的事,就一定会做到,绝不会食言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云小墨狐疑地瞄着他,让符长老再次汗颜。

    “真的!千真万确!”符长老抬袖,擦了擦汗,小孩子还真是不好糊弄啊。

    夜孤风和云小墨忽然同时抬头,默契地对望了一眼,从彼此的眼底,看到了一闪而逝的精光,像极了一只老狐狸和小狐狸。这是这两只狐狸都藏得很深,寻常人是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再次浩浩荡荡地上路,应着云小墨的特殊要求,马车内除了四个孩子外,又多了一个老人家。

    轩辕睨儿从方才开始,就一直在思索着夜孤风的话,她是个聪明人,懂得他的话并非无的放矢,所以她才上了心,细细地反思自己平日里的言行。马车内突然多了一个人,她浑然不在意,静静地坐在一旁,继续思索。

    西门玄风还是一如既往地面瘫,对任何事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马车内,唯有宋修对突如其来多出来的一个人感到十足的厌恶,奈何这是符长老的决定,他也没有办法,他就想不通,符长老为何对云小墨如此偏心?他不就是有一只稀奇的兽宠吗?论实力,他一点儿也不逊色于云小墨,倘若那兽宠也变成是他的,那他还不牢牢地将对方踩在自己的脚下?

    他脸上的神色不住地变幻,先是厌恶,再是觊觎,视线也从夜孤风的身上,跳到了小白的身上,心思打着转。

    经过数天的行程,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东陵国海域边境上的一座岛屿,它孤立于辽阔的海域,面积庞大,足有三分之一的东陵国国土面积,若要说它是孤立于傲天国边境外的小国,也不足为奇。而事实上,这个岛屿上的人们从来都是自给自足的,物产丰富,土地肥沃。

    从海的彼岸,遥遥相望,这座岛屿处身于飘渺的云雾中间,宛若一座海外的仙岛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想要通往岛屿,就必须乘船渡海,在等候船只的间隙,符长老简单地对圣宫作了一番介绍。

    原来这座岛屿就是圣宫的根基所在,而岛屿本身被称之为圣岛。整个圣岛上所居住的全部是圣宫弟子和圣宫的忠实信仰者,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整个圣岛上的居民都会两种语言,其中一种自然就是属于傲天国的语言,另外一种语言,被他们称之为圣语。但凡到了圣岛,即便是你的傲天国语言讲得再出色,对不起,那也是被禁止的。入了圣岛,人人都必须讲圣语,否则的话,就会受到处罚。

    讲到这一条的时候,云小墨和轩辕睨儿两人对视了一眼,不由地苦起了脸。为什么之前都没有人告诉他们,入了圣岛必须讲什么狗屁圣语?

    宋修看着两人犯难,心中顿时无比得意,他总算又找到一样胜过云小墨的优越点。等着瞧吧,一旦入了圣岛,也就是到了他的地盘了,有他好看的!

    西门玄风认真地听着,很没有存在感,对于三人之间的恩怨,也没有任何的兴趣。他此来就是为了学艺而来,只有变强和如何变强,才是他最为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“这条规定是近一年内宫主特别下令定下的,所以傲天大陆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多。”符长老如是解释。

    夜孤风听闻这消息,也不由地眯起了眼,但是这一条规定,足见圣宫宫主的野心不小,必定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“快看!船来了!”宋修遥望着从对岸驶来的船只,兴奋地高喊了声,终于可以回到圣岛了,他的心情无比愉悦。

    船头,有人朝着岸边招手,口中喊着一连串的不知名的鸟语:“叽里咕噜咕噜叽里……”

    宋修独自一人冲到了最前边,也朝着船头的人使劲挥手,嘴里同样回了一连串不知名的鸟语:“咕噜叽里叽里咕噜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墨和轩辕睨儿两人听得一头雾水,这圣语简直就跟两只母鸡骂架一般,尽是些叽里咕噜咕噜叽里的音符。

    宋修跟对方交涉了一番后,回头,得意地朝着两人扬了扬脸。那意思好似在说,怎么样,你们听不懂吧?

    云小墨抿了抿小嘴,目光诡异地盯着他,好似看到了一只只会叫嚣不会下蛋的公鸡。就像樱子说的,你连下蛋都不会,实在太没用了,活该被人烤了吃!

    想到此,他扑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修微微一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轩辕睨儿好奇地问道:“小墨,你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听到他们说话,让我想到了骂架的公鸡和母鸡。”云小墨直言不讳,还学着公鸡的打鸣和寻食的声音叫了几声,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轩辕睨儿被逗乐了,捂着小嘴,笑得欢快。

    夜孤风也跟着放声朗笑起来,还别说,他比喻得真形象。什么狗屁圣语,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兽语!

    宋修闻言,气得歪了鼻子,他居然把他比作了鸡?太侮辱人了!

    “你敢对圣语不敬?理该受到惩罚!”

    符长老面色一滞,连忙上前,阻止了他想要打人的架势。转身,他对着云小墨,压低声音呵斥道:“小墨,你要记住,这种话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说了。尤其是到了圣岛上,切不可随便乱说话,圣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你若是对圣语不敬,是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的。到时候,老夫就是想要保你,都很难了。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云小墨撇了撇小嘴,见他说得这么严重,只好点了点头。大不了以后他就在心里说,不说出口就是了,但不管怎么样,也无法改变圣语像鸡语的事实。

    夜孤风暗中给他递了个眼神,却是赞赏和鼓舞的意味。

    云小墨展颜一笑,心情顿时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上了船,船徐徐开动。

    符长老很不放心,再次三令五申地劝告云小墨、轩辕睨儿和西门玄风三人,跟他们一遍遍地重述圣岛的规矩,生怕他们一到圣岛就惹出事端来。

    圣岛越来越近,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,那真是一个美如仙境的地方,有山有水,鸟语花香,倘若没有那惹人厌的圣语时常在耳边呱唧,那就再完美不过了。

    凡事啊,都有美中不足。

    符长老在圣岛上有着很高的威望,一路上都有人殷勤地接待他们一行人,很快地,云小墨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那就是圣岛上边似乎都没有马车,用以代步的都是一种称之为木马的交通工具。它是机械化的,只须开动机关后,就可以轻易地操作,小到十来岁的孩子,大到七八十岁的老人,人人都可以开动它。

    大街小巷,随处可见各色各样的木马,每一个木马的后边都标有号码牌,像是贰壹肆啊,陆陆陆啊,壹壹玖啊……各种各样的号码;而木马的前边是一个特殊的标记,有四个圈的,三叉星的,三个盾牌的,也有一只鹰图案的……形形色色,眼花缭乱TXT下载。

    前来迎接符长老一行人的是一只超长限量版的木马,通体用闪亮的黑漆修饰,亮晃晃的,后边的号码牌是零零柒,前边的标记是长形围绕的十字星,带遮阳蓬的,豪华又气派。

    云小墨一行坐在这辆超长限量版的木马里边,一边观赏着木马外的风景,一边感觉它飞驰般的速度,那叫一个拉风。

    他们的木马所经之处,两旁的路人纷纷恭敬而立,用注目礼迎送着他们。因为这辆木马本身就是身份的象征,只有圣宫的高层才有资格乘坐这辆木马。

    云小墨就好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又是新奇,又是晕乎,他这到底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,怎么这里的一切都这么奇怪?

    相比较他的晕乎,小白兴奋得不得了,不住地欢呼雀跃着。

    “小墨墨,快看!那里有个人!”

    “小墨墨,那里有棵树!”

    “小墨墨,这边、这边,有只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墨满头的黑线,使劲地将小白往兜里摁,太丢人了!好像它从来没有人、树和鸡一般……

    听到有人说着非圣语,大街上的路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辆超级奢华的木马上,尤其在发现说话的竟然还是一只兽宠,各种奇异的目光不住地投射过来,有惊奇,也有愤怒的。惊奇的是一只兽宠居然会说话,这实在太稀奇了,愤怒的是,它口中所说的并不是圣语,这是对宫主所下命令的不尊重,侵犯到了他们神圣的信仰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小白被无数道奇异的目光狠狠地关照。

    符长老很是头大,这人是管住了,也劝告过了,唯独把兽宠给落下了。

    他很是无奈,只好命令驾驶木马的的司机,赶紧加快速度,尽快赶往圣宫总部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他们便到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木马刚一停下,云小墨和轩辕睨儿两人就飞一般地冲下了木马,各自扶着一尊超大的石狮雕像,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悲催的,两个人都晕木马了。

    宋修瞄着两人狼狈的身影,笑得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符长老一脸的了悟,深知第一次乘坐木马的人多少都会有晕眩的现象,他的视线掠过面色略显苍白的夜孤风,看他紧抿着嘴,喉头一动一动的,好似忍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他不由地勾唇一笑,会晕木马,那才是正常的,倘若他丝毫无恙,那才是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继续飘移,落在了西门玄风的身上。他一直立在宋修身后不远处的地方,虽是一脸的菜色,却始终坚持在原地,屹立不动。

    符长老暗暗点了点头,看来这孩子的身体素质很不错嘛。这时候,忽地一阵凉风袭来,西门玄风浑身打了个哆嗦,好不容易忍住的反胃感,终于还是爆发了。他的手下意识地往前一伸,扒着宋修的肩头,就哇地一声吐了宋修一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我要杀了你!”宋修一时激愤,破声惊喊,居然忘记了要讲鸡语。

    恰时,圣宫的门口,恰好有一小队的“爱圣语讲圣语”的纠察小分队路过,直接就把他给拖进了圣宫侧门,关进小黑屋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不讲圣语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叽里咕噜叽里咕噜——”

    云小墨偶尔回首,看到这一幕,不由地浑身打了个哆嗦。看来以后说话真的得注意点,人家宋修是本地人,都要被关小黑屋,更别提他这个外来人了。

    小白怯怯地从他兜里探出头颅,看到这一幕,也吓得用小爪子捂着了自己的嘴,不敢再随便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你们暂时就先住在这里。记住,在圣岛,只有这个院子里是允许不说圣语的。出了这个院子,如果被人听到你们讲的不是圣语,就会跟宋修一样,被关进小黑屋一日一夜。那还是情节轻的,倘若惩罚重点,就有可能要挨板子。”

    符长老将云小墨三人带到了圣宫里一个较为偏僻的小院子里,悉心地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你们的任务,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圣语。只有学会了圣语,你们才能离开这个院子,到别的地方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呢,就由方终来教导你们圣语和关于圣宫的一些基本状况,你们可以叫他方师兄。”他指了指立在一旁的长得胖乎乎的年轻男子道。

    “方师兄!”

    云小墨三人齐齐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终板着脸,看起来很是正经严肃。

    “方终,那我就将他们三人交给你了,你尽快让他们熟悉圣宫的状况。”符长老说完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云小墨上前喊住了他,仰着小脸问道:“符长老,风爷爷呢?他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符长老拧了下眉头,知道他心里的忧虑,耐心地回答他道:“放心吧!我把他派去厨房帮忙了,就让他在厨房里帮着干些杂务,他就住在离你们不远处的院子里,你们随时都可以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小墨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待符长老离去后,方终重咳了声,厉声道:“我不管你们从前是什么身份,现在到了圣宫,就是一名普通的圣宫弟子。所以,别想着会有人伺候你们,以后自己的事情自己做!在圣宫最讲究的就是尊卑之分,见到师兄师叔师祖,统统都得行礼问好。”

    他严厉的目光阴恻恻地飘向云小墨的方向,特别警告道:“别以为和上面有点人情关系,就想搞特殊搞例外……我告诉你们,在我眼里,你们统统都是菜鸟!”

    “现在,立即给我回你们的房间去。晚饭之前,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干净。晚饭后,全部到我的房间里集合,我要教你们学习尊师重道的第一课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冷冷地甩袖离去。

    云小墨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什么也没说,各自找各自的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看起来,好像并不好玩。”云小墨蹲坐在一张尚属干净的床榻上,托着下巴思索着。

    小白蹲坐在他的对面,不住地晃头:“是不好玩!连说话也不让随便说,真讨厌!”

    “小白,从明天开始,你也要跟我一起学那什么圣语,要不然的话,可能也要像宋修那样被人逮去关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云小墨颓丧得低下头去,叹息道:“唉,做人,真难!”

    小白也有样学样,呜呜道:“……做一条龙,真难!”

    窗外,忽来一阵风,半掩的窗户被撞开,又快速地阖上。

    云小墨转头瞄了一眼,回首,再瞄一眼,他猛然甩了甩头,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。他的房间里,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?

    黑衣,斗笠,宝剑……那分明就是独孤谋的标志性装扮。

    “独孤叔叔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云小墨微张着小嘴,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独孤谋走近几步,对他做了个嘘声,生硬的话语道:“我在,别怕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四个字,让云小墨很是感动,原来独孤叔叔一直都在暗地里保护着他。漂亮的眸子泪花闪动,在这么一个怪异的鬼地方,见到自己认识的人,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。他跳下床,迈开小腿,跑到独孤谋的跟前,张开双臂,紧紧地抱住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独孤叔叔……”浓浓的鼻音,饱含着眷恋。

    独孤谋浑身僵硬了下,心底某处突然软了一片。莫名地,他蹲下身去,伸手将他揽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他的双臂有些僵硬,这还是他头一次拥抱一个人,而且还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感觉……难以言喻,却也温暖。

    温暖?

    这两个字眼太过陌生,他从来就没有体会过,然而今日,却是第一次切身体会到这两个字的真义。心头蓦地涌起一股强烈的情感,他想要保护这个孩子,不是为了什么莫须有的契约,而是发自内心的,无怨无悔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,别怕。”四个饱含了承诺的字眼,再次从他口中吐出,只是这一次,不再那么生硬了。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57 圣宫,圣语,木马?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57 圣宫,圣语,木马?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