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70 婚礼二重奏,求月票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70 婚礼二重奏,求月票

    抠门的云溪夫妇俩,让众人非常无语,十五亿两白银啊,那可是一笔大数目,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算。这一下为了这一场婚礼,他们可是大大破财了。

    不过嘛,既然是喜事,多花点银子也不算什么。商议完之后,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就打算离开大厅。谁想,从大厅门外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,那苍劲有力的声音,非常具有特质,云溪一听,就知道是轩辕家主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外公来了。”云溪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轩辕家主大笑着走进了大厅,一脸的红光,心情非常愉悦:“哈哈哈……原来凤家和百里家的几位亲家都在呢!这次婚礼老夫的两个外孙同时娶媳妇儿,老夫真是高兴啊!咱们就快要成为亲家了,急着走做什么?坐下来再跟老夫好好聊聊,拉近拉近咱们几家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见到轩辕老家主亲自到场,纷纷上前拜见。怎么说轩辕老家主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是他们的长辈,能够亲自到来,便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轩辕前辈,咱们今后就是亲家了,你有什么吩咐尽管交托给我们,晚辈定当竭尽全力。”百里家主客气道。

    凤清屏也不示弱,抱拳道:“轩辕前辈,久仰大名!若非楚牧说起,晚辈万万不会想到,我大哥喜欢的女子竟会是你们轩辕家族的女儿。只可惜,我大哥大嫂死得早,否则今日也能亲临现场,来商议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家主眼睛微闪了一下,黯然说道:“是啊,我那孩子命苦,这么年轻就过世了,如果现在还活着,她就可以来亲自操办楚牧的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头一转,又问道:“凤家的老夫人近来可好?老夫在几十年前与老夫人有过一面之缘,可惜岁月不饶人,眨眼的功夫,老夫已经白发苍苍了,不知道凤老夫人是否一切安好。借着这一次的婚礼,老夫定要与老夫人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轩辕前辈挂念!晚辈会将前辈的话转达家母的。”凤清屏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先不说这些了,咱们还是先说正事,把婚礼的事早早定了,也好了却老夫的一桩心事。”轩辕家主大手一挥,竟自走了上去,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。那威严的气势,一下子将全场震慑住了,成了整个大厅的中心人物。

    “外公,刚才我们和凤家百里家族的人商议好了,他们决定分别出十五亿两的白银作为聘礼和嫁妆,还有十五万缎锦绸,十五万坛美酒,以及一些珠宝首饰。你看这个价位如何,会不会高了点?怎么说都是亲家,收这么高的聘礼和嫁妆。岂不是显得我龙家很是苛刻?”龙千绝淡淡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五亿两白银?开什么玩笑?”轩辕家主不悦地拍了拍桌,惊得云溪夫妇二人一阵迷茫,不知道哪里惹老人家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觉得不妥?”龙千绝再度询问,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不妥?何止不妥?”轩辕家主瞪眼,好似夫妇俩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。

    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,纷纷偷笑起来,一个个拿期待的目光看向他,这个价位的确是太高了,他们非常期待轩辕家主能说句公道话,减轻他们的负担,毕竟他们只是来送聘礼和嫁妆的,有必要喊那么高的价吗?又不是要分家!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寄希望寄错了人。

    只听得轩辕家主一脸怒其不争道:“十五亿两白银,你们居然也收得下手?”

    云溪和龙千绝相互对视着,更加摸不透老爷子的想法了,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则暗暗欣喜,是啊,这么多的银子你们怎么收得下手?还是老爷子英明,懂得替亲家们着想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们的梦就破碎了。

    只听得轩辕家族郑重的口吻道:“老夫的两个亲外孙成婚,你们只收十五亿两白银,你们当老夫的亲外孙是捡来的吗?老夫去盛宝斋,随便拍卖件宝物,都要花出去十几亿几十亿的银子。难道老夫的亲外孙还不及老夫的一件玩物?”

    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齐齐擦汗,您老买的究竟是什么宝物,居然需要花十几亿几十亿的银子?他们很怀疑,他轩辕家能买下几件这样的宝物?

    轩辕家主看着百里家族父子七人道:“老夫不得不说你们,你们现在是将女儿嫁给老夫的外孙。进门之后,就是我们轩辕家族的人,难道我们轩辕家族的外孙媳妇就值这么点银两?”

    轩辕家族越说越愤慨了,听得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一愣一楞的,本来还当轩辕家主通情达理,体谅他们的难处,谁想他变本加厉,反倒训斥起他们来,认为十五亿两白银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那依轩辕家主的意思,多少银两才配得上轩辕家族亲外孙媳妇呢?”百里家主脸上一抽一抽的,蛋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嫁个女儿容易吗?人都说嫁女儿就是赚银子,可到了他这里怎么就完全不是这回事了?嫁女儿还要赔出去十几亿两的白银。这也未免太狠了点!

    轩辕家主作思考状,想了半晌,说道:“怎么着的,二十亿两白银也是该要的吧!老夫这是看在你的父亲百里院长的份上,才给出的友情价,如果不是老夫跟百里院长交情颇深,别说是二十亿两,就是三十亿两你们都休想敷衍老夫,将这事给混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百里家主狠狠抹了一把汗,太凶残了,从未见过有这样讲价的。二十亿两的白银,它怎么不去抢?

    凤清屏听到这里,她不作声,心里却暗想,楚牧是你轩辕家族的外孙,同时也是我凤家的亲孙子。按理说,他们送聘礼,也是送给龙家的,跟轩辕家族没有任何关系吧?甚者,如果轩辕家主真的这么在乎自己的亲外孙,那么他也应该送一点聘礼给龙家才是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对付这滚刀肉的老家伙,不搭理他,或许才是上上之策,她决定暂时不说话,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很快地,轩辕家主见凤家的人不搭话,那一双伶俐的眼睛就扫了过来,他摸着胡子,慈祥地笑了起来:“凤家的丫头啊,楚牧不仅仅是老夫的亲外孙,也是你们凤老太太的亲孙子。他要娶媳妇,你们打算送多少聘礼啊?”

    凤清屏闻言,小心脏抖了一抖,总觉得轩辕家族这个笑容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回前辈的话,我们原本是打算出一亿两白银的,不过,毕竟咱们娶的是龙家的千金。跟龙公子夫妇商议之后,我们决定出十五亿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的亲外孙娶媳妇居然只给十五亿两的聘礼,这是你们凤老太太的意思,还是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他这分明就是拿母亲的名号来压她嘛!

    “是晚辈的意思。”凤清屏犹豫了一下,按母亲的意思,她们只打算送五亿两白银的。可是,她又怕对方数落母亲的不是,所以只好自己顶了罪。

    轩辕家主道:“如果是你的意思,十五亿两白银,还说得过去,但如果是凤老太太的意思,那老夫就不得不数落你们凤家了。你们凤家是怎样家族,几十年前那也是曾经傲视龙翔大陆,叱咤风云的大家族,以你们凤家在江湖上的地位,怎么能只拿出十五亿两白银呢?这不是丢尽了凤老太太的脸吗?”

    他说着,突然神情哀戚下来,抹着眼泪道:“想当初老夫的女儿跟了你们凤家的老大,无名无份,也没有举行过正式的婚礼,现在老夫的亲外孙要举行婚礼,你们凤家如果再草草了事,那老夫可不依!老夫不得不怀疑,你们凤家是不是根本不把我们轩辕家族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他还不依?

    凤清屏脸上微微泛白,小心脏各种的凌乱,心想轩辕家主也太胡搅蛮缠了,比起那老不羞的昆仑老者好不到哪里去。为了将聘礼的价码往上提,将自己的女儿也拉出来,真是令人哭笑不得!

    “轩辕前辈,晚辈好奇,不知道你们轩辕家族打算出多少聘礼?轩辕前辈对自己的外孙爱护有加,相信出的聘礼也是不会少的吧?否则岂不是让别的家族小瞧了轩辕家族?”凤清屏微笑着说道,眼底泛起狡黠的光,她灵机一动,决定将轩辕家族一起拉下水,“咱们凤家虽然不如轩辕家族显赫,可咱们绝对愿意向轩辕前辈学习和看齐,这样吧,你们轩辕家族出多少银两的聘礼,我们凤家就出一样的价,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看轩家族如何回应了,要么两家一起出聘礼的银子,要么就各自少出点。她就不信,以轩辕家主那抠门的劲儿,他会愿意出高额的聘礼。

    “聘礼吗?咱们轩辕家族自然是要出的。不过,老夫是这场婚礼的总管,是掌控全局的,这些细节末枝之事,你们找老夫的大女儿去,她可以全权代表我们轩辕家族。”轩辕家主说着,突然“啊”了一声,作恍然大悟状,“老夫差点忘记了,老夫的大女儿就是龙家的儿媳,倘若她要出聘礼,那她岂不是左手出,右手进?哈哈,既然最后银子入的都是她的口袋,那给不给也就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凤家的女子们听闻,一个个在心里唾弃,这老头子也太狡猾了,这么随便说两句就把聘礼给推得一干二净,这笔账算得也太精明了吧?

    云溪暗暗地朝着轩辕家主翘了翘拇指,还是他老人家技高一筹啊,这算盘打得梆梆响,她们是拍马都赶不上的。

    轩辕家主笑得慈祥,对凤家的人说道:“至于你们凤家嘛,好歹也是大家族,聘礼方面怎么能被百里家族给比下去?老夫看这样吧,你们就给同样的价吧。这样一来谁也压不了谁,谁也盖不了谁的风头,公平合理,哈哈!你们放心,等其它家族的宾客们到来之后,老夫会替你们两家大肆宣传一下,让他们知道,你们凤家跟百里家族是何等的大气,这聘礼和嫁妆就各出了二十亿两白银,想想这些家族的宾客们听到这个消息,还不对你们凤家和百里家族赞赏有佳,给你们大大挣足了面子?”

    凤清屏阴着一张脸,很是无奈,您老都这么说了,她要是不给,那不是显得她们凤家很小气,以后楚牧还怎么在龙家立足?

    百里家族父子七人更是抹汗连连,如果要花这么多的银子来争取这个名声,那他们宁愿不要这名声了。

    “千绝,溪儿丫头,那这事就这么定了,聘礼跟嫁妆的事宜商量妥了,至于其他家族的宾客就统统交给老夫吧,老夫会替你们好好地接待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那你打算怎么接待他们呢?”云溪好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不简单?老夫亲自上门去,挨家送喜帖。他们若是给的礼钱老夫还看得上眼,那就算了,如果给的礼钱不够,那老夫就直接住到他们家去,老夫要亲自问一问他们,在他们眼里究竟还容不容得下老夫?”那一脸的无赖和威霸相,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云溪可以想象,哪个家族的人若是遇上了老爷子,不被他榨出几滴油来,他们是休想安身了。很好,如此一来这场婚礼他们龙家可以有大大的收益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,那就辛苦您了,有什么需要尽管说,咱们龙家现在银子不多,但多的是人手,随便你挑。”

    这一家子抠门的……凤家和百里家族的人已经彻底对他们无语了。

    离开大厅后,有下人来传话,龙夫人召唤云溪前往,云溪便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房间内除了轩辕夙雅,还有百里双和龙千浔,两位准新娘正在试穿她们的嫁衣,别致的图案,精细的刺绣,还有别具一格的设计,让云溪暗暗惊羡。

    “娘,您的手艺真是了得,她们两个穿上您亲手缝制的嫁衣,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可惜我成亲太早,都没有机会穿上娘您亲手缝制的嫁衣。”

    轩辕夙雅温婉地一笑,转身,从衣柜中取出了一件白色的纱裙。

    “溪儿,娘可不偏心,在给千浔和双儿做嫁衣的时候,也给你做了一条裙子,你穿上试试,合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呀,师父,好漂亮!婆婆还说不偏心,师父的这件衣裳可比我们的漂亮多了,瞧瞧这上面的刺绣,简直巧夺天工,不知要比我们的精细多少倍呢?”百里双酸溜溜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件衣裳刺绣如此精致,花了伯母不少时间吧?大嫂,伯母可是对你特别偏爱的,我们都有些嫉妒你了呢!”龙千浔甜甜笑道。

    云溪伸手接过了那纱裙,亲亲抚摸着,嘴边的笑意温和绽放。

    “谢谢娘,那我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云溪拎着纱裙,到了屏风后,开始更衣。

    百里双和龙千浔两人相互评价着各自的嫁衣,欢声笑语,轩辕夙雅则陪着她们仔细比量着尺寸,做适当的调整。良久,都不见云溪从屏风后出来,屏风后似有什么动地落地的声音传来,三女不由得讶异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么久了,您还没有换好衣裳吗?”

    百里双迈步朝着屏风后走去,不到三步远处,她又停了下来,试探地问了句:“师父,您好了没?我可以进来吗?”

    屏风后没有任何的回答,百里双心神一凛,察觉到了不对劲,她快跑几步冲到了屏风后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尖叫了起来,“千浔,婆婆,快来看,师父她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等轩辕夙雅和龙千浔赶到屏风后,她们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云溪,她的身上已经换上了新的衣裳,一身洁白的纱裙,却染上了斑斑的血迹,如一朵朵的红梅绽放在她的胸前。

    三人惊呆了,云溪已经昏了过去,嘴角还残留着血迹。

    “这事怎么了?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之间就晕过去了呢?快,快去喊人!”轩辕夙雅急道。

    龙千浔和百里双两人也来不及脱去身上的嫁衣,急急忙忙地跑出了屋外,前去喊人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龙千绝第一个冲进了房门,像一阵疾风般将房门撞得摇摇晃晃。他冲到了床边,看着陷入昏迷中的云溪,他的神色耸动,紧张地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溪儿,快醒醒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突然之间晕过去?”

    “绝儿,你别着急,娘已经去喊了大夫来,溪儿可能是太累了,所以才会暂时昏迷吧。”轩辕夙雅安慰道。

    龙千绝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昏迷中的云溪,余光瞄见了她胸前绽放的一朵朵由鲜血绘成的红梅,他的心猛然一沉,这怎么可能是简单昏迷所造成的呢?溪儿她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他运起玄气,将一股力道打入了云溪的胸前,将玄力慢慢输送到她的身体,刚开始那股玄力还能进入她的体内,慢慢地,在云溪的体内出现了一股反抗之力,力量之强横,将他输入的力道给狠狠地排斥了开去,他的手向后一弹,撤离了云溪的身体。

    龙千绝的面色凝重,又搭了搭云溪的脉搏,她的脉博一切正常,并没有什么怪异的现象,而偏偏她又是昏迷不醒,而且她的体内又存着一股奇异的力量,排斥着外来之力。

    “溪儿,你一定要醒过来。”他有力的手,紧紧地握住了云溪的手。

    大门外,百里双拖着龙家的一位年长的大夫来到屋内。

    “大夫来了,快让大夫看看师父的病情吧。”

    龙千绝紧紧地握着云溪的手,不肯从原地挪开,大夫为难地看了看他,躬身道:“大公子,请您先退到一边,老夫先来给少夫人搭搭脉,确认一下她的病症。”

    龙千绝仿若没有听到他的话,他的手在轻轻颤抖着,隐隐感觉到事态的不妙。溪儿一直以来都是好好的,方才他们分别之时也没有任何的异状,现在突然之间变成这样,太不寻常了!心底的忧虑在慢慢的扩大,他紧张得失了神。

    大夫见他不肯挪动半分,只得将救助的目光投向了轩辕夙雅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看这……?”

    轩辕夙雅上前,拍了拍龙千绝的肩头,劝慰道:“绝儿,先让大夫给溪儿搭搭脉,确诊一下病情,只是一会儿,你不要担心,溪儿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在母亲软声细语的劝慰下,龙千绝终于站了起来,只是挪动了一小步,静静立在床边,不肯离开一步。

    大夫好不容易挤了进去,总算有点空间搭脉,查看病情。他的神色显得有些古怪,又是叹息,又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龙千绝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怪了,真是太怪了,少夫人这病,老夫实在看不出来,只是觉得她气血有些虚,其它的一切都是正常的,不如老夫就开几副补气血的药试试?”

    龙千绝眉头深深一皱,听到大夫的诊断,他就知道大夫根本就没有把握准溪儿的真正病情,他伸手一把推开了大夫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开药吧。”疏离的口吻,却是送客之意。

    待大夫走远之后,龙千绝又对母亲道:“娘,咱们家族里可还有其他医术高明之人?如果没有,就去请外面的大夫来,无论如何都要将溪儿的病情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轩辕夙雅上前,温柔说道:“绝儿,你别担心,娘这就去请其他的大夫来,相信一定能将溪儿治好的。”说着她将百里双和龙千浔等人也一并带出了房间,知道这时候儿子不喜欢被人打扰,便只留下他们夫妇二人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龙千绝凝视着静静躺着的云溪,大手轻柔地拂过她白色纱衣上淌着的点点血迹,他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他探手拂过云溪的眉眼,温柔地留恋在她柔软的面颊上,脑海中掠过一幕幕夫妇俩并肩作战,不断迎击强敌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总是那么得无畏无惧,鲜活灵动,在任何的强敌面前她都不曾低头,仿佛总有使不完的精力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她静静地躺在这里,面容苍白,他的双唇像是被针给缝住了,压着千斤重的东西,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溪儿若是有一天离开了他,他该怎么办?从前也有分离,可他心中是寄着念想的,他知道早晚有一天她会回到他的身边,可若是她真的……他不敢再想象下去,不能失去她,绝对不能失去她!

    他静静地坐着,一遍一遍地轻抚过她的眉眼,仿佛外面的一切都不存在了,也没有任何事能引起他半点的关切。

    之后,有不少的亲人进来探视,也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大夫前来为他的爱妻诊治。

    然而,云溪就像是沉睡了过去,怎么也不肯醒来。

    龙千绝脸上的忧色越来越重,无法诊断出云溪的病情,他也不敢让她随意地服用丹药,现在能做的就是守候在她的身旁,等着她醒来。

    云溪像是做了一场怪梦,梦里四处弥漫的迷雾,空无一人,她高声呼喊着,却没有一个人应答。

    她摸索着向前走去,眼前的迷雾一层层剥开,她看到的却是一样的风景,四周围死气沉沉,寻不到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云溪不由得慌了神,自己究竟是到了哪里?是梦还是真实?如果是梦,她希望尽快醒来,如果是真实,她不敢想象,如果她迷失在这里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突然间,四下里的浓雾发生了浮动,隐隐地,她看到浓雾在朝着一个方向聚拢,大团的白雾聚集,慢慢幻化出一只庞然大物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那庞然大物一旦幻化而成,它张口嘶吼。霎时间,天地变色,狂肆的风呼啸着,从它口中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云溪捂上了自己耳朵,身子被那股狂风席卷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东西?难道是传说中的梦魇?小时候,她只是听父亲说过,做了坏事的孩子,做梦的时候就会梦到梦魇,被梦魇一口吃掉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只觉得是父亲在吓唬她,这世上哪里有梦魇的存在,然而现在她却有些信了。

    “九姑姑,快来帮我!”云溪高喊一声,没有自信能够战胜梦魇。

    “九姑姑,九姑姑快现身啊!”连续喊了几声,都不见九姑姑现身,云溪乱了心神,怎么回事?不止九姑姑没有现身,就连翼龙,虎王,还有水龟神兽和黄金巨龙,她都感应不到了,不能跟它们传递心声。

    太奇怪了!她所有的神兽都无法召唤,那是不是证明,她现在就是在一个梦里呢?

    如果是一个梦,那只要醒了就好了,只是眼前的梦魇该如何对付?她想,如果她死在了梦里,现实的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吧?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她就不这么想了,梦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击在她的胸口,她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好痛!她身体的感受是如此的真实,如果只是简单的一个梦,她怎么会如此疼痛呢?她不敢掉以轻心,双手快速结印,念出了几个字:“冰封术!”

    只见一点寒光亮起,喷泄出了一道玄气,直逼向梦魇。

    “吼!”梦魇狂吼一声,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周,刮起一阵旋风,将云溪的身体远远地刮了开去,梦魇本就是由浓雾构造而成,它根本不怕冰封术的威胁。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?云溪皱眉,慢慢静下心来,看来如果不先对付了这个梦魇,她怕是很难从这个梦里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挪移术!”

    “吞噬术!”

    “反噬术!”

    残花秘录的各种术法,她一遍遍地演练,与梦魇陷入了激战当中。

    龙千绝守在床边,突然察觉到她的身体猛然一震,眉头深深纠起,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探手摸摸云溪的额头,轻唤了几声:“溪儿,快醒醒,不要睡了,快醒过来吧!”

    云溪没有任何的回应,只是她的四肢时不时地在扭动着,像是陷入一场噩梦,眉头不展。

    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龙千绝不耐地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千绝,是外公。还有凤老太太也一起来了,凤老夫人见识广博,让她帮溪儿看看,或许能发现什么端倪。”门外传来轩辕家主的声音,紧接着,房门支啊被推开了,轩辕家主和凤老太太并肩走向了床边。

    凤老太太观察了云溪的神色一番,沉声道:“情况不妙,云姑娘怕是陷入梦魇当中了……”

    龙千绝抬首,拿希冀的目光看向她,既然凤老太太能说出其中的道道来,那也一定可以解开梦魇了。

    “凤老夫人,请你一定要帮帮溪儿。”

    凤老太太却摇了摇头:“此事,老身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。”(.)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70 婚礼二重奏,求月票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70 婚礼二重奏,求月票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