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92 小静发威,端木家族的使命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92 小静发威,端木家族的使命

    “端木静,端木柠儿,上台比武!”

    端木静听到了台上再次叫喊自己的名字,她立刻走了上去,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,大家都不怎么看好她,因为她看起来小巧柔弱,跟她的对手端木柠儿相比,她根本就是不自量力。从平日里两人的作风和性情,大家就能判断出两人的高下,根本不看好端木静,等着看她出丑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些长老们也将目光投向了她,目的却是不同的,他们都收到了消息或是亲眼耳闻家主要收她为关门弟子,并且将家主之位传给她,如此重大的变故,他们不想关注都不行。

    今日的这场比武至关重要,决定着家主会不会履行他的承诺,端木静的实力若是不错还好,如果实在不济,当着众家族高手的面,家主也不好将一个草包收为关门弟子吧?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,希望她不要赢,端木家族不欢迎一个外来之人继承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“端木静,你不自量力,还想成为家主的关门弟子,你简直做梦!还有你的朋友,他当众羞辱我,害我昏迷,这笔帐也全部记在你的头上。”对面的端木柠儿手中持着一把剑,这把剑不是她平日里使的木剑,而是一把玉制的宝剑,剑体是白玉色的,光华隐隐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按照比武的规定,她们这个年纪是不允许使用真剑的,而她显然是钻了孔子,玉剑严格意义上来说,不是真剑,但是远比木剑的威力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单单是一柄剑,就已经胜过了端木静。

    “我这柄宝剑是爷爷为我专门打造的,无坚不摧,你可要招架住了。”端木柠儿接收到来自四周围的惊叹声,得意地笑了起来,企图给端木静造成压力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这次真是下了本了,居然拿上等的玉为自己的孙女打造了宝剑,端木柠儿若是再不胜,那就太没有天理了。”众人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大长老冷笑了声,转首看向了端木雄,二老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接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端木雄微凝着眉头,担忧地看向孙女,尽管小静的实力成长了许多,但对方有利器相助,她的胜算几乎是零。他忍不住朝着孙女暗使眼色,如果不行就撤下来,他根本不在乎这些虚有的名次,也更不在乎什么家主之位。小静的性命,对他来说,才是最为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小静!”小墨在场下高喊了声,拿手示意手腕的位置,提醒她一定要使用手镯的力量。

    端木静冲他点头,还不等回头,端木柠儿突然出剑,天玄四品的实力,玄气大放,来势凶猛。

    场下的人纷纷低呼了起来,端木柠儿不愧是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,天玄四品的实力,绝对是很出众了。

    她的剑又快又疾,出剑就是杀招,逼着端木静的心脏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给端木静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端木静的余光扫到了剑光,她的反应也不慢,身影矫健如燕,腾飞而起,她手中的木剑自上而下,迎击了上去,一股玄气如飞蛇游走,竟然也是天玄四品的实力!

    这一次,家主的神色微微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的实力,居然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?

    原本他决定收端木静为关门弟子,纯粹是看中了她身上的天眼威力,而现在,她的天赋也入了他的眼,那么事情或许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是后话,看端木柠儿祖孙俩的狠劲,端木静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之数,他得小心防着点,这个时候还不能让端木静被杀了。

    暗暗地,他朝着大长老方向递去警告的一眼,别以为他不知道大长老的心思?

    大长老接收到了他的目光警告,他撇过头去,假装没有看到,继续观战。

    比武场上,生死由命,这可赖不得他。

    锐利的剑锋,在半空中相接,铿锵的撞击声过后,木剑被劈砍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端木静低呼一声,连忙持着半截的木剑,倒退到了擂台边。对方的玉剑竟是如此的犀利,才一招就将她的剑砍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是好?

    端木静的心神微微乱了。

    端木柠儿占了上风,哪里肯给对方喘息之机,连忙持剑而上,步步近逼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已经断了,看你还拿什么来挡?”

    剑风横扫,玄气震荡,端木柠儿的剑势越来越凶猛暴烈,剑气交织成了一张网,铺天盖地,砸向了端木静。

    “啊!”端木静左闪右闭,还是没能逃脱剑气的攻袭,肩头中了一剑,这一剑之后,她的速度明显减缓了,腿上、手臂,中剑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又是暴烈的一道剑气劈下,她下意识地抬手去挡,她的手腕处,白玉打造的玉镯霎时间露了出来,伴随着震动,机关被无意间触动,一束束的白光就跟烟花绽放般毫无预示地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霎时间,整个擂台都被白色的光束淹没,全场震惊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?

    哪里来的这些白色光束?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白色的光束中,端木柠儿惊喊了起来,整个人从擂台的一角弹飞到了另外的一角。

    光束本身没有直接的杀伤力,但接近实体状,像是一支支的利箭射在了端木柠儿的身上,痛得她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没多久,白色的光束消失了,擂台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此刻的擂台,端木静和端木柠儿各自占据了擂台的一角,一个捂着眼睛,无法适应白色的光束,一个则跌坐在了地上,哭喊着,玉剑被她遗落在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端木静还没有反应过来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小白开心地拍起小手,这都是小墨墨的功劳哦,它是唯一知情的内人,哈哈,对,就是唯一知情的内人!

    小墨轻抿着嘴唇,没有表现得很明显,不过看到小静赢了比武,他心里格外高兴。不想那日的无心之举,帮了小静一把,值了!

    “我宣布……”裁判刚说了一半,端木柠儿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,蒙着泪眼,倔强道:“我还没有输!她有手镯,我也有手镯!”

    她心想,端木静的手镯是被人动了手脚的,被动了手脚都这么厉害,那她这只正宗的岂不是要她的厉害百倍?

    忍着身上的痛意,她启动了手镯上的机关,立誓一定要将端木静击败。

    突然,砰的一声巨响,机关启动,从手镯里冒出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,连带着它的主人,作抛物线的弹射运动,将她直接送出了擂台。

    哗啦啦——

    远处的瓦片落了一地,人们看不到端木柠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全场突然默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戏剧化了吧?

    见过威力强大的炼器,但从没有见过能将自己给弹出擂台的炼器,分明就是自杀性的武器嘛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一阵笑声爆发了出来,小白笑得东倒西歪,实在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小墨墨真是料事如神,知道手镯的主人不是个好人,所以特意设置了这么一个自杀性的机关按钮,真是太厉害了!

    小墨这时候却装作一本正经,跟小白彻底撇清关系,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是他在两只手镯里面动了手脚。这么损人的事情,他怎么可能会做呢?

    “柠儿——”大长老心疼地飞奔了过去,去一堆瓦砾当中寻找自己的孙女。出师不利啊,今天这一天,孙女就连续受了两次灾,也不知究竟是得罪了哪路的神仙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端木静胜!”裁判终于道出了比武的结果,全场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端木家主别有深意地打量着端木静,开始在心底对她做出新的评估,或许,她的利用价值,远远不止天眼这一样呢。

    端木家族的西厢房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从其中一间房间内传出:“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我好难受啊!”

    那声音虚弱无力,嘶声力竭,像是在做最后的哀嚎。

    云溪和龙千绝夫妇二人跟随着内宗高手来到这间房间门外,很快就听到了来自房间内的哀嚎声。他们发现了西厢的房间跟端木家族彻底隔绝了开来,在这里基本上见不到端木家族的护卫,倒是见到了不少来自云族的高手守卫在四周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够被选来试药,是你们的荣幸,只要你们肯配合,我们会想办法救活你们,但你们若是再大声嚷嚷,小心现在就要了你们的小命!”

    威胁的声音,应该是来自方才进去的内宗高手的。

    云溪和龙千绝相互交换了个眼色,施展挪移术,到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一幕,冲击力太大了,云溪有片刻的怔愣,不敢相信云族内宗的人居然能做出如此残忍之事来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内,被关押了十个人,全部用锁链捆绑着,其中的九个人已经昏迷了,不知是死是活,最后的一人痛苦地哀嚎着,浑身上下裸露的肌肤呈现出了灰黑色,这是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云溪拿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,房间内的腐尸味道,让人浑身不适。

    龙千绝递给她一块白色的丝帕,看着她,声音极轻:“这些人身上中的毒,似乎跟神龙身上中的毒相似,他们应该就是从村子里被带回来的村民。云族的高手让他们试毒,莫非内宗高手当中,有人也中了类似的毒?”

    云溪锁着眉头,思索了片刻,道:“你想办法制服了她,我要亲自察看一下毒性,才能做出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龙千绝悄然飘身到了云族内宗高手的身后,刚要出手,突然,内宗高手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高喊了起来:“来人啊!有刺客!”

    门外的高手听到了她的喊声,被惊动了,纷纷朝着房间外包围。

    龙千绝的手顿住,没料到对方的警觉性如此之高,然后他听到了对方的说辞:“云溪,一定是你吧?宗主再三吩咐过,你会施展隐身术和挪移术,让我们一定要小心防范,宗主说的果然不错,你最终还是找来了。你来得正好,那就让你也尝尝雾毒的厉害吧!”

    一团黑色的毒粉从她袖中喷射了出来,如天女散花,撒向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千绝!

    云溪心神一紧,未料到对方居然猜到了她在现场,只不过她没有猜到的是,在她背后的根本不是她,而是千绝!

    千绝,小心啊!

    那毒粉的威力,连她都没有办法破解,千绝若是中了它的招……

    对方的反应速度快,龙千绝的反应也不慢,金色的火龙幻兽破体而出,吼的一声,喷出了一条火舌,将黑色的毒粉尽数反袭了回去。

    啊!——

    内宗高手怕是也没有料到会自食后果吧?当看到黑色的毒粉喷洒回来的时候,她的双瞳瞬间放大,掩面转身而逃。

    可惜,龙千绝没有给她逃脱的机会,另外一条火龙幻兽盘旋着出现在了内宗高手的身后,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所有的黑色毒粉,都撒在了内宗高手的身上,她撕心裂肺的惊喊,就爆发了出来,将整个端木家族都惊动了。

    门外的高手们冲杀了进来,看到的就是她疯狂叫喊,掩面而奔的一幕,除此之外,就是看呆了的村民,再无第三人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撞鬼了?

    “李长老!李长老!”众人围绕着她,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快!快去杀了云溪!不能让她从端木家族逃出去!”

    “云溪?”众人迷茫地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这里除了他们,哪里还有其他人?李长老该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吧?

    正在观看比武的端木家族的高手们,闻听到了来自西厢的动静,端木家主暂时喊停了比武,带领着众高手前往察看。

    小墨遥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暗暗拧眉,该不会是爹爹和娘亲他们被人发现了吧?

    “小白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小墨,你们去哪里?”端木雄想要喊住他,可惜来不及了,看着两个小的,急急忙忙飞奔的身影,他大概猜测到了,多半是云溪夫妇二人行事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抱上孙女,祖孙俩也跟着人群前往西厢。

    惊动的人越来越多,云溪却不打算立即就走,好不容易找到了中毒的人,她怎么的也得拿他们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想着,她主动现出了真身,索性不再隐藏,直接露出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啊?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族的高手当中,大部分的人不认识云溪,却也有小部分的人,曾经跟着宗主出过任务,所以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云溪?你居然敢孤身前来?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那人见云溪只有一个人,那声调立即就扬了上来,露出凶色。

    云溪淡淡一笑,勾唇道:“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这里是端木家族的地盘,何时变成你们云族内宗的领地了?”

    余光处,龙千绝朝她投来目光,她暗暗做了个手势,阻止了他现身的意图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夫妇一明一暗,行事起来才更加方便。之所以主动现身,因为云溪意识到了,这里或许就是她研究毒性的最好场所,也就是取代云族试图研究解药的举措。他们将村民捉来,为的就是研究解药,虽然手段不同,他们的目标却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只要她研制出了解药,不但可以解救这些村民,还能够用解药来引诱出他们背后的人。她很想知道,云族内宗的高手花费如此大的心思来研究解药,为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内宗高手们相互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扬声道:“这是我们内宗的事,你没有资格过问,你现如今孤身一人私闯入禁地,就休想活着离开!”

    “禁地?你们还真是不将自己当外人,直接把人家端木家族的地盘当作了自己的后花园。”云溪说着,耳朵微微一耸,她已经听到了更多的脚步声从院子外传进来,想来这次来的应该是端木家族的高手吧。

    很好,她就好好看看,端木家族的高手是如何跟云族内宗穿上同一条裤子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卧龙居内,传出来一股强烈的气息波动。

    云溪感应到了,那是属于云萱的。

    身为十大家族曾经的领袖,现在看到十大家族的后人跟她的仇人同穿了一条裤子,任由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吧?

    愤怒,是在所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谁敢擅闯我端木家族?”有人冲入了房门,一下子就将本来已经拥挤不堪的房间,挤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端木家主锐利的目光环扫着,很快注意到了房间中央的云溪,他的眼神微微一变,在数次的盛会上,他是见过云溪的。因为端木家族在江湖上的地位远远不如那些大家族,所以他每次的出场都很低调,几乎无人问津,但是他知道云溪是炼丹高手,更知道她和龙家、丹盟、云族等等的关系,这可是个非常棘手的人物,丝毫不比龙王谷的小太子好伺候。

    糟糕,这一下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尊大神,他可怎么办?

    云族内宗和云溪之间的仇怨,他多少了解一些,现在他们双方相对而峙,免不了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他开始头疼了,早知道是这么个状况,他方才就慢点来了,等他们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之后,再来处理后事多好?现在倒好,双方还没有彻底打起来,他们端木家族的人就涉入了进来,这是到底要帮哪一边呢?

    无论帮哪一边,都势必会得罪另一边的人,两边都不讨好。

    他那个愁啊!

    “娘亲!”在他的身后,小墨和小白挤进了房间,跑到了云溪的身前。

    端木家族的高手们齐齐露出了惊愕,原来,这位姓龙的小公子是云溪的儿子?原先他们只以为他是小太子的跟班,将重点的奉承对象放在了小太子身上,谁想这位小公子的身份,一点儿都不比小太子低。想想,他的父亲可是龙家的新任家族,还是十大学院的首领,凌天宫尊主,绝对不是好惹的,他的母亲,身份也非同一般。无论是哪一个都是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,绝对不是他们区区一个端木家族能够得罪的。

    这下糟了,他们肯定是不能得罪云溪这边的,因为抛开他们夫妇的影响力不说,还有一个龙王谷跟他们搭着关系呢。所以,他们绝对不能得罪了云溪。

    可是,云族内宗这边也不是善茬,虽然云族目前的势力锐减,但内宗的精英任在,他们随随便便打个喷嚏,就能将整个端木家族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为难啊,他左右都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诸位,大家都是同出一脉的云族中人,以和为贵,以和为贵,有什么事,不妨坐下来慢慢细说。”端木家主不是一般的圆滑,这个时候,反应敏锐,朝着身后的众长老们使眼色,“来人,还不快去准备茶水,请诸位客人前往前厅入座?”

    众长老们接收到家主的目光示意,立马一哄而散,面对这样的两难之境,他们还不能逃快逃?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云溪突然出声,阻止了他们想要逃跑的步伐,她迈步走到了端木家族的跟前,冷厉的目光注视着他,“端木家主可还曾记得端木家族的起源?是谁一手创立了端木家族,端木家族的使命是什么?”

    端木家主的眼神微微一变,低下头去思索,他知道,云溪这是打算跟他刨根究底了。身为家主,他自然知道端木家族的历史,知道端木家族最初建立的使命就是为了守护云族禁忌一族的后裔。如果按照这种说法,现在云族的正宗嫡系后裔就站在他们的跟前,他们应当毫不犹豫地履行家族的使命,守护他们的小主人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不甘心啊……

    他经营家族这么多年,难道就这么对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主人俯首称臣?

    见他久久不语,端木雄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,扬声道:“作为端木家族的一员,人人都该记得家族的使命,我们端木家族建立之初,便是附属于云萱大人,是云萱大人提拔了我端木家族的祖先,给了我们守护家族的神器,使得我们端木家族能够不断地壮大,在江湖上占有一席之位。云萱大人如此做法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希望我们世世代代能够以守护她的后裔为己任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饮水思源!现在云萱大人虽然已经不在了,我们的祖先也已经不在了,但是端木家族的族规一代代地传承下来,我们绝对不能做忘恩负义之徒,违背了祖先的遗愿,让我们的祖先因为我们愚蠢的行为,而背负上不仁不义的罪名!”(.)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92 小静发威,端木家族的使命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92 小静发威,端木家族的使命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