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12 她的彪悍,无需解释,万更!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12 她的彪悍,无需解释,万更!

    没过多久,第六云蔓折返了回来:“发生什么事了?刚刚听到你们呼救,空虚公子让我先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左右瞄了瞄,现场三人当中,除却第八云蔓身上有剑伤,其他两人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走了。”唯一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?谁?”

    “云溪。”男子道。

    第六云蔓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,露出惊诧:“你们是说,方才召唤出九尾狐幻兽的人,就是云溪?那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第八云蔓:“是她伤了你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”第八云蔓抬了抬眉,“她破解了我的影子剑法,我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把你的影子剑法给破了?怎么可能?”第六云蔓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老六,你要记住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等你遇到她的时候,你就要小心谨慎了,她绝对有击败你我的实力,甚至……甚至有与空虚公子一决胜负的资格。”第八云蔓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第六云蔓深深地凝望着第八云蔓,她知道,第八云蔓是从来不会妄言的,但没有真正对决过,她不甘愿认输,又环扫了一圈三人身上的积分牌,拧眉:“她没有拿走你们身上的积分牌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第八云蔓回道,“她原本可以拿走的,但是她没有这么做,她说,她希望能够在决赛中见到空虚公子,与他正面对决。她还说,她的目标是宗主之位!”

    “她的野心真够大的!如果下次遇见她,我先试试她的实力先,如果连我这关都过不了,她就没有资格问鼎宗主之位。”第六云蔓傲然道。

    第八云蔓微微叹息了声,不再说话,继续修炼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第六云蔓见三人无事,便让两位高手留下来照看第八云蔓,她则重新返回,去追赶空虚公子。出于自信和好胜心,她不容许自己这一组失败和落后。

    一片深蓝的丛林,高大繁茂生长着的,是大片的棕榈。说是棕榈,其实不然,因为这世上没有如此颜色的棕榈。

    棕榈的最高处,有一白衣男子高高而立,他的脚尖似沾在了棕榈的枝叶上,又似悬空而立。他的脸上戴着白色的面纱,伴随着一阵阵的风,随时都可能吹落,又偏偏牢牢地固定在了他的耳际。

    他的双目遥望着远处的一片沟壑,专注的目光中带着沉思和好奇。

    在他的目光所及处,有一白衣女子拔剑滑向了自己的手腕,鲜血顺着她的手腕下淌,流进了摆放在她脚下的一尊炼炉,炼炉燃着火,血水碰到炼炉的炉壁,立即冒起白烟。

    她究竟在做什么?

    这便是他好奇之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停下了脚步,想要查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鲜血一滴滴地往下淌,慢慢的,覆盖了整个炼炉的炉底。

    伴随着炼炉的炙烤,空气中慢慢飘来血腥,奇怪的是,她的鲜血不似其他人那般腥臭,相反的,让人闻之生出一股振奋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发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无形中被这股血的味道给点燃了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本能,无关其他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人,闻到她的血,都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,那么其他的生物呢?

    他的眉心一动,突然之间领悟了,他终于知道她在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,居然想以自己的血,来吸引天魔。

    她疯了不成?

    四周围的气息剧烈震荡起来,他的耳朵向来灵敏,稍有动静,他就立即能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有天魔,成群结队的天魔,正从四面八方,闻香而来!

    他轻轻一笑,拿兴味的目光看向了白衣女子,她做出如此怪异举动的目的,就是为了吸引天魔而来,然而,突然之间来了这么多的天魔,她又打算如何应付?她有想过,万一引来的天魔数量超过她所能驾驭的范围,后果会怎样吗?

    他双手环胸,什么也不做。

    看戏!

    站在炼炉前,支炉煮血的,不是别人,正是云溪。

    她在丛林中穿梭了一两个时辰之后,发现斩杀天魔的效率不高……她所谓的效率不高,基本上就是寻常人的四五倍效率,这样的效率,对寻常人来说足够了,但对她来说,她觉得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效率,她于是想出了这个吸引天魔的法子,一次性吸引来诸多的天魔,然后集中斩杀之,省去了她到处寻觅天魔的时间,至于到底能引来多少天魔,她还真没考虑过。

    不到半晌的工夫,四周围隆隆的声响,震动天地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地震。

    她的耳朵微微耸动,聆听着四周围的动静,在心底默数,四只、八只、十只、十六只……越数到后面,她的耳朵耸动的频率越高!

    她低估了自己的血,对于天魔的诱惑力,血的香味经过蒸煮之后,远远地飘出去,四下里的天魔们纷纷疯狂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在与高手们激战中的天魔,也失去了战斗的兴趣,纷纷撤离了战场,朝着香味飘来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高手们怔住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总不至于是这些天魔们畏惧了他们,所以才落荒而逃的吧?

    出于好奇,许多高手们追在了天魔的屁股后面,于是乎,四周围的动静越来越大,越来越轰动……

    云溪并没有露出慌张,相反的,她很镇定,一副胜券在握的神色。举目,遥望向棕榈的顶端,那里站了一个男人,他已经在这里关注她许久了。云溪有所察觉,但对方没有任何的动作,所以她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举目望过去,对方也正好朝她望来,四目在半空中相接。

    云溪认出了他,他便是那日在云中阁遇见的空虚公子!

    对方也早已认出了她,一双狭长的眼睛微眯着,含着半分似笑非笑,宛然是一副看好戏的神色。

    云溪还了他一记冷眼,想要看她的笑话?未免早了些。

    对方突然遥手一指,指向了西边最为庞大的天魔群,眉梢轻挑,那意思仿佛在说,你的猎物来了,看你有没有狩猎它们的能力。

    眸光一闪,云溪很快收回了视线,等着瞧吧!

    云中影有趣地看着她,看到她不慌不忙地拨弄着炼炉,没有要闪避或是逃离的意思,他低低而笑:“无熙元老说你特别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如何特别了,没有得到我云中影认可的人,休想爬上宗主的位置!”

    露在面纱外的一双眼睛,闪耀出缕缕的精光,似狡黠似邪魅。

    隆隆隆……

    四周围黑压压的,狂奔着的全部都是天魔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也有大批的天魔涌来,他轻身一纵,自高而下,看着天魔群疯狂地奔向了云溪,他的兴致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数不清的天魔,涌向了沟壑,只需三个呼吸的时间,就能将云溪淹没。

    他在心底倒数,看看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落荒而逃?

    三……她没有动;

    二……她还是没有动;

    一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她的人,连同她的炼炉,被天魔群倾扑而下,淹没在了天魔群当中。照这情势,无论换做是谁,都不可能有活路了,定是被天魔踩踏成了肉酱。

    他的双眸微微放大,露出了疑色,就这么结束了?她竟是如此蠢笨的一个人,引火**么?

    不对,一定是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一批接着一批的天魔,还在朝着这边蜂拥,仿佛是整个第三层墓地的天魔都聚集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在天魔群的后方,还有许多带着疑惑跟随而来的高手们,看到沟壑里的一幕,人人的脸上露出了惊奇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究竟是什么将这些天魔吸引住,疯也似地狂奔到这里?

    “天,这么……这么多的天魔?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快逃吧,万一它们突然反过来攻击我们,我们想逃也逃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腿发软了,跑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的东西!看,是空虚公子!难道是空虚公子将这些天魔引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一定没错了,也只有他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云中影不由地苦笑,他即便能耐再大,也不敢尝试用这么冒险的方法,他们也太看得起他了。

    “天魔怎么都朝着一个方向奔去,到底是什么吸引住了它们?太奇怪了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咱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多斩杀一些天魔,赚取积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了吧?天魔虽然没有人性,但也知道要保护自己的同伴,你敢斩杀一只试试,我敢保证,其他的天魔会立即来围攻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难道我们就在一旁看戏?”

    “等等,那是什么?好像……好像有个人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在人们的视野中,从天而降一名白衣女子,只见她手捏剑诀,口中不知默念着什么,四周围骤起一阵寒冷的狂风,然后,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以白衣女子为中心,百步之内,全部冰封。

    喀喀喀喀喀喀……

    深蓝的沟壑,化作了冰雪的世界,将无数只的天魔全部冰冻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那些后继而来的天魔们,见到这一幕,纷纷戛然而止,出于本能,它们掉头跑远。

    还在看戏中,陷入怔愣的高手们,突然看到有天魔折返了回来,一个个惊得跳了起来,四下里逃窜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情况?还不快逃?”

    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高手们,哪里知道,自己错过了怎样赚取积分的好机会?

    悬立在高空中的空虚公子,他的位置在云溪的百步之内,突然察觉到了寒意袭来,他下意识地就连退了数十步,讶异地看着那个从天而降的女子,他心神一凛。原来她没有死?

    她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对了,是挪移术!残花秘录当中的挪移术!

    他方才竟然还为她惋惜了,现在看起来,是多此一举。她的生命力远比他想象的要顽强得多。

    很好!好得很!

    他的对手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心底的战意被慢慢挑了起来,或许,她会是一个很好的对手,一个让他可以全力以赴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喂,土鳖,我感觉到东南方向有一群飞兽在活动,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狩猎?”

    云溪抬头,皱着眉头,看向他:“人妖,你说话真的很令人讨厌!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给你的称呼?那好吧,那我不叫你土鳖了。”云中影顿了顿,一双含笑的眸子泛出了狡黠的神色,“女人一般都喜欢自称公主,想让其他人将她们视作公主一般对待,所以,那我就叫你……土鳖公主吧!”

    云溪的额头上,落下了几根竖线,冲他翻了翻白眼,嘴欠抽的人,就是欠揍!

    不再理会他,她以最快的速度,斩杀了被她冰封起来的天魔。

    两只、四只、六只……二十只、四十只、六十只……一共加起来,足足有一百一十只!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被这数目吓了一跳,居然有这么多?

    看着自己腰间的积分牌,从三百多分,不住地暴涨,连续跳到了八百八十分,她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绿色的数字跳跃,她又从第二变成了第一。

    够了!

    她的积分足够了!

    云溪哪里会知道,她现在得到的总积分,已经在内宗历届的风云榜排行中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,她只大概预测着,以这个积分成绩,进入前三名应该没有问题了,至于后面的事,自然是要在决赛中再走着瞧了。

    高处,云中影低头,看了下自己腰间的积分牌,自己的排名从第一变成了第二。他低低一笑,并没有太在意,再次冲云溪邀约:“怎么样?敢不敢跟我一起去狩猎?土鳖公主?”

    云溪恨恨地咬了咬唇瓣,真的很想揍他,心头突然一动,他如此殷勤地一再相邀,该不会是想要抢夺她的积分牌吧?

    现如今她身上的积分如此众多,而她的最大对手此刻又近在眼前,一旦他抢夺了她的积分牌,他就稳占第一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越想越可疑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其他人,方才趁着天魔被冰封之际,早就冲下来,跟她抢夺积分了,而他没有那么做,究竟是他不屑于这么做,还是他另有阴谋?

    不能怪她多疑,实在是这世间诡诈之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怕了我吧?看来,是我错看你了,你连接受邀请的胆量都没有,还想成为新一任的宗主?”他低低嗤笑了声,笑声中是明显的蔑视和讥讽,他深深看了云溪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云溪喊住了他,虽然不想承认自己是受了他的激,但她的确不能容忍自己遭受这样的嘲讽和羞辱,“去就去!不过,我现在的积分已经足够了,我只是跟去看看,你是如何狩猎飞兽的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,白跑一趟!”

    云中影没有回头,施展轻功,往东南方向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云溪没有迟疑,紧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一起前往狩猎的同时,元老会里又再爆发出了一番热议。

    八百八十分啊!史无前例的总积分!

    在云族内宗风云榜比赛中,从未有过的高分,这是一个纪录,全新的纪录!

    “这个云溪太不简单了!说不定,她真的能够取代空虚公子,成为第一云蔓。到时候,我们怎么办?难道真的让她成为新任宗主吗?”其中一位元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同意!她是禁忌一族的后人,禁忌一族从来都不听从元老会的管束,她如果做了宗主,谁知道她会不会接受我们元老会的监管?还有我们的后人,她会善待他们吗?我没有别的指望,只希望我的后人们能过安安稳稳的日子。”另一名较为保守的元老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无所谓,谁当宗主不是当?只要她安分守己,不要闹出大事来,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云溪始终太年轻了,她对内宗的了解也不够,如何能担当宗主大任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是不是操心过头了?现在才不过是初赛,高手之间还没有正式对决,云溪能领先,只是她的运气罢了。等到了决赛,她遇上了空虚公子和第二云蔓第三云蔓之后,她能不能活着离开诸神墓地都是个问题,你们现在操这个心,完全是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积分高并不代表什么,咱们就继续观望吧。”

    沸沸扬扬的议论声,充斥着各位元老们的耳朵,谁也没有留意到,本应该在现场的无心元老和无伤元老两人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无熙元老却看得分明,无心元老和无伤元老两人是何时离开的,她都看在眼里,挥手,招来一名手下,吩咐了一句。她转首,重新看向了玉璧上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个人名,她的目光逐渐深沉了下去。云溪终于见识到了空虚公子的真实实力,他那一手万剑不离宗,一旦施展出来,她被彻底征服了。

    所谓万剑不离宗,乃是云族剑法当中集大乘的剑法之一,不是一般人能修炼成的。

    她曾经见母亲演示过,但演示毕竟只是演示,哪里及得过它在实战中带给人的震撼力?

    无数的剑影,穿梭在飞兽当中,每一道剑影都像是一个单独的个体,出剑的角度和力度,都是不一样的。恍惚间,云溪产生了一种错觉,好像是有无数的空虚公子在执剑斩杀飞兽。

    这情形,跟北辰家族修炼的分身术颇为相似,又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分身一旦被攻克,本体也会受到折损,而这套剑法,只有剑本身,本体始终只有他一个,从可能受伤的几率来计算,空虚公子的这套剑法显然是占据优势的,但若是对战的是人,需要用智慧取胜,分身术可能更加高明些。

    总之,各有利弊吧!

    云溪观赏着空虚公子斩杀飞兽的整个过程,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,她感觉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“那边还有一群飞兽,让我见识一下你的阵法吧!”空虚公子飞身落在了云溪的身侧,优雅地收剑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阵法?”云溪没有领悟过来。

    “在第一层墓地传输阵的入口和出口,不是你布置下的阵法吗?”空虚公子道。

    云溪恍悟过来,原来他是将千绝的杰作视作是她的了:“你觉得我的阵法如何?”她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空虚公子思索了下,回道:“虽然只布置了一半,略显粗糙,不过,不可否认,你的布阵手法,是我见过的所有此中高手当中最出色的。我对阵法有一番研究,平日里颇为喜好,我看中了你的布阵手法,想跟你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如此称赞千绝的布阵手法,云溪心里得意,勾唇道:“你恐怕要失望了,那些阵法不是我布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?那是谁?”空虚公子眉头一蹙,露出了失望。

    “他嘛……如果有机会进了决赛,你们或许就会遇上了。”云溪故意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空虚公子眯眼,盯了她良久,出声道:“好,那就决赛上见,希望这个人不会再让我失望!”说完,他果断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云溪撇了撇嘴,她现在才弄清楚,原来他邀请自己前来一同狩猎,既不是想要抢夺她的积分牌,也不是为了来彰显他的实力,跟她炫耀和示威,而是冲着她的阵法而来……可惜,她不是阵法的主人。

    想不到千绝的面子,比她大得多,人家一听不是她布下的阵法,立马就掉头走人了。她本该嫉妒气恼的,可是她不,她反而很高兴很自豪。

    是时候去跟千绝他们会合了!

    她飞身而起,朝着来时的路,折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六个时辰的比赛时间,转眼即逝。

    每个人腰间的积分牌闪烁着黄色的光,在提醒着所有人,比赛时间马上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声音在空间中遥遥地散布开去:“大家注意了,比赛的时间马上就到了,所有人尽快赶往第三层墓地的入口,会有两位元老在那里当场宣布能够进入决赛的三组高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后,散布在墓地空间各处的高手们,纷纷朝着入口的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云溪没有直接前往入口,而是先赶往约定地点,与千绝他们会合。

    “爹爹、千绝,你们都到了?”

    分别的时候是五个人,现在还是五个人,云溪欣喜地迎了上去,却见第五云蔓姐弟俩的脸色不太好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云溪好奇问。

    龙千绝冲她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继续问了。

    云暮凡假装轻咳了声,冲女儿暗使眼色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如此明显的动作,第五云蔓如何能看不到?她面色赤红,歉意地说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姐弟二人太过疏忽,贸然单独行事,被人有机可乘,将我们姐弟二人的积分牌给抢了去。我们不但没能帮上你们的忙,反而还帮了倒忙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别自责了,都是我的错!是我太粗心大意,不小心中了第二云蔓的诡计。”云若箫惭愧地说道,“你们要怪就怪我吧,不要怪我姐姐,我姐姐她已经尽力了。我们没想到的是,第二云蔓和第三云蔓不知道什么时候联起了手,前后包抄我们,我们根本没有机会逃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们现在只有三个人的积分?”云溪没有太吃惊,也没有气恼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龙千绝道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责怪任何人都没有用了,咱们还是赶紧赶往入口,跟其他组的人集合吧。”云暮凡有意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!”

    云溪回得干脆,让第五云蔓姐弟俩微微吃惊,难道她一点儿也不怪他们吗?他们现在连一点积分都没有了,等于是给她扯了后腿,她不是应该生气吗?

    “云溪姑娘,你若是对我们不满,你尽可以责骂我们。你这样,反而会让我们心里很不安。”第五云蔓认真的神色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们赢定了,损失点小小的积分又算得了什么?”云溪低笑了声,摘下腰间的积分牌,抛向了她。

    第五云蔓微微一愣,接住了她抛来的积分牌,低头看去,她脸上的神色顿时无比得精彩:“八、八百多的积分?怎么会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什么八百多积分?姐,你看错了吧?历届的风云榜比赛,最高纪录也就只有六百多的积分,她的积分怎么可能超纪录?”云若箫一边嘴里念叨着,一边凑过来看,这一瞧,他两只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,“真、真的是八百多的积分,八百八十分!”

    他拿见鬼的眼神看着云溪,上下打量:“你快告诉我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你是不是灭了几组高手,抢夺了他们身上的积分牌?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?”

    从第五云蔓手里取回了积分牌,云溪没有理会某人的魔音穿耳,一手挽上千绝,一手挽上爹爹,朝着集合的地点进发。

    “溪儿,你真是让爹爹刮目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溪儿只是小露身手罢了,真正厉害的,还在后头,是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我是谁啊?我称天下第二,谁敢称天下第一?”

    听着左右的赞美声,云溪美滋滋的,开始得意得翘起了尾巴,也只有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,她才能毫无负担地释放自己最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还没告诉我,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。”云若箫远远地追在了后面,可惜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组人到达集合地点的时候,时间刚刚好,比赛结束。

    将近三十几组的高手,各自为营,相互打量着,计算着各组的积分总和。

    当云溪一组人到来时,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立即朝着云溪的身上扫来,她的总积分多少,排名多少,都是他们最为关注的目标。

    云溪有意将积分牌调转了个方向,不让大家看到她的积分,瞧着大家一个个好奇得不得了的神色,她忍不住暗暗偷笑。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踱步走了出来:“云溪姑娘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云溪看到来人,微微欣喜:“原来是鹤师兄,早听闻你来了内宗,还取代了第十云蔓,你的发展前途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苦笑,转换话题道:“你们组的积分如何,有希望进入前三名吗?”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往第五云蔓姐弟俩身上瞄了瞄,那意思很明显,他们这一组只有三个人的积分,能跟其他组五个人的积分总和相比较吗?

    他不问还好,这一问,立即热火了第五云蔓姐弟俩。

    “第十云蔓,你装什么假好心?抢走我们积分牌的人当中,你也有份,现在还来假惺惺的,猫哭耗子,我瞧不起你!”云若箫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云中鹤眉头一皱,露出尴尬。云溪闻言,立即联想到了,云中鹤多半是跟第二云蔓或者第三云蔓一组,所以在第二云蔓和第三云蔓联手抢夺姐弟俩的积分牌时,他遭受连累了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鹤师兄,他为人光明磊落,就算真的抢了你们的积分牌,那也是为了比赛。”

    云溪的话,让云中鹤欣慰了许多,轻笑道:“惭愧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了那两块积分牌,我们照样也能赢!”云溪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如此有自信?”云中鹤好奇地看向了她腰间被遮盖起来的积分牌,“我之前有听到元老会宣布,说你位列第一,现在呢?你的积分有多少了?”

    “不多不多,也就比其他人多一点点。”云溪谦虚道。

    其他围观的高手闻言,纷纷松了口气,他们这一组毕竟只有三个人的积分有效,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,那么他们自己组的胜算就大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多少积分?方便让我瞧瞧吗?”云中鹤不信云溪的说辞,因为在他的印象中,云溪从来都不是什么谦虚的人,她突然之间谦虚起来,没有鬼才有鬼!

    “好吧,给你看吧!”云溪很大方地将腰间的积分牌转了过来,原本所有人就很好奇她的总积分,一直在往她的积分牌上瞄着,现在她的牌子一转,那醒目的数字便一下子跃入所有人的眼帘。

    霎时间,倒抽气的声音,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现场炸开了!

    “八百八十分?!”

    “八百八十……分?!”

    “八百……八十……分?!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句话,被无数的高手,用不同的语调和节奏演绎,此起彼伏,都难以表达他们此刻内心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八百八十分?怎么可能?”第二云蔓箭步冲了过来,将云溪手中的积分牌抢夺了过去,仔细地翻看。云溪没有去抢回,因为她知道,比赛的时间已经到了,一切已成定局,就算第二云蔓这会儿将她的积分牌抢过去,加到她自己的积分上,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仔细瞧了几遍,确认无误之后,第二云蔓拿怪异的目光打量着云溪,打量了半天,才终于将积分牌丢还给了她,只冷冷地说了句:“咱们决赛见真章!”

    云溪挑了挑眉,算是还礼。

    人群一阵骚动之后,从传输阵的入口,出来了两个人,这两人的出现,让云溪几人暗暗心惊了下。

    她们怎么来了?会是针对她而来吗?

    其中一人开口道:“我们是代表元老会前来宣布初赛结果的,你们所有人方才的表现都很不错,但是只有积分排名在前三位的组才可以进入决赛。下面,就由无心元老来宣布进入决赛的组员名单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无伤元老,她和无心元老二人匆匆离开了元老会,便是为了亲自赶来这里。

    作为她们二人手下的第二云蔓和第三云蔓等人欣喜不已,有了两位元老到场,她们便如同有了主心骨,信心倍增。

    无心元老迈前一步,打开了一本小册子,念道:“我现在先宣布积分并列第三的两个组,他们分别是,第二云蔓、第四云蔓……;第三云蔓、第十云蔓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哗然,居然有两个组并列第三,那岂非说明,待会儿进入决赛的一共有四个组?

    第二云蔓为首的一组和第三云蔓为首的一组,总积分刚好一样,真的这么巧?

    现场有很多高手纷纷朝这两组高手的积分牌上打望过去,想要仔细求证一番,突然,所有人身上的积分牌的积分显示消失了。

    再也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第二云蔓和第三云蔓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看到了彼此眼底的惊愕,似乎连她们自己都不敢相信,他们两组的积分居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大部分的高手都没有怀疑,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,无伤元老和无心元老两位元老还是极有公信力的,她们不可能当着众多高手的面撒谎,制造谎言。再说了,谁都知道她们二人不和,在此情形下,她们又如何能容忍对方的人跟自己的人同时并列第三,进入决赛呢?

    “下面,是排名第二的组,他们分别是,第一云蔓、第六云蔓、第八云蔓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条宣布之后,大家的目光没有看向空虚公子一组的人,反而是将灼热的目光看向了云溪这一组。连空虚公子领队的一组,都只是排名第二,那么排名第一的,就只有可能是云溪这一组了。

    无心元老很快给了他们肯定的答案:“排名第一的组,组员分别是,云溪、竹长老、龙千绝、第五云蔓、箫长老……云溪,恭喜你了,你个人的积分是所有人里面最高的,并且打破了历届风云榜初赛积分的纪录!你表现得很出色!”

    云溪看向无心元老,哪里会相信她是真心夸赞,但出于礼貌,她还是回了句:“多谢无心元老的嘉奖,我会再接再厉的!”

    一抹冷光在无心元老的眼底一划而过,她慈爱地笑了笑:“现在你们一共有四组人同时进入了决赛,接下来我和无伤元老会带领你们四组人进入到墓地的第四层,继续进行比赛。接下来比赛的方式会有所不同,你们不再是以组的成员来参加比赛,而是以个人的身份来参加比赛,挂在你们腰间的积分牌也不再是用来记分,而是代表着你们的命。牌在人在,牌亡人亡,一旦你们的积分牌被毁,你们就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。也就是说,接下来的比赛,你们的目标,不仅仅是要在墓地中生存,还要毁掉其他人身上的积分牌,谁能存活到最后,谁就是胜者!大家都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残酷的决赛!

    被淘汰的高手们失落之余,同情地看向了剩下来的四组高手,可以想象,接下来的比赛会多激烈。他们已经嗅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,这是殊死之战。

    云溪回头,看向了龙千绝和云暮凡,她隐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位元老将她们各自手下的两组人都留了下来,让他们进入决赛,再由她们二人带队,其目的很明显,就是冲她而来,她们想要阻止她夺冠,不让她有机会成为云族的宗主。

    卑鄙啊!

    “船到桥头自然直!该是你的,谁也夺不走!”龙千绝给了她安慰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爹爹一定会保你到最后的!”云暮凡温润而笑,眼底闪耀着坚定的光。

    决赛终于开始了,四组二十人,在无心元老和无伤元老的带领下,来到了第四层墓地的入口。

    传输阵开启,高手们陆续走了进去,轮到云溪一组人的时候,无伤元老突然喊住了她:“云溪,我一直很看好你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似真似假的鼓励。

    云溪淡淡回道:“元老请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所有人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无伤元老慈祥地微笑着,直至目送着云溪进入传输阵后,她凌厉的目光一闪,定在了龙千绝的身上:“你留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云暮凡和第五云蔓姐弟三人走在龙千绝的身后,闻言,讶异地看看无伤元老,再看看龙千绝,不解无伤元老突然留下龙千绝,究竟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龙千绝表现得很淡定,不疾不徐:“岳父大人,你们先走,我随后就到。我想,无伤元老只是想鼓励我几句吧。”

    “千绝……”云暮凡本想说些什么,但见无伤元老目光灼灼地扫视过来,他只得将嘴边的话暂时吞咽了下去,拍拍龙千绝的肩头,“小心点,我和溪儿就在传输阵的出口等你,你若不来,我们便不走。”(.)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12 她的彪悍,无需解释,万更!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12 她的彪悍,无需解释,万更!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