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儿子腹黑娘亲

V24 歌声天籁,吸引皇帝

类别:腹黑小说 作者:北藤 本章:V24 歌声天籁,吸引皇帝

    这个声音,好熟悉!

    云溪继续透过窗缝张望,明黄色的身影慢慢侧转身来,他的真容一点点映入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高洁清华的气质,是从骨子里透出来。

    高贵而优雅,风华而内敛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东方云翔,还能是谁?

    他已经不是她初见时面色惨白的虚弱态,现在的他,红光满面、精神奕奕,只是略略带着一点忧郁,从内而外的忧郁。

    太好了!东方还是东陵国的一国之君,凭他的力量,帮她找到千绝,一定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回头,看一眼床上的人,云溪道:“小蔓,我记得你唱歌很好听,你能不能现在唱一首给我听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外面好像有人呢,观主不是说了,不要惊动外人吗?”小蔓迟疑道。

    云溪着急:“你不是想要留下来吗?这是你千载难逢的机会,你只要听我的,你的机会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留下来?”这丫头一根筋,就想着怎么留在慈云观了,她的眼睛闪亮起来,重重点头,“好,那我唱!”

    正欲张嘴,小蔓又忍不住谨慎地询问了下:“云姐姐,我唱什么呢?”想到这是能让自己留下来的机会,她不敢有所疏忽。

    云溪想了想,张头再次朝窗外望去,只见东方云翔漫无目的地在院子里闲逛,他的神情飘忽,不知在思索些什么,偶尔脸庞上漾出会心的笑,偶尔是无奈沧桑的笑。这样的笑容,是最为典型的相思症,从前她思念千绝的时候,也会有类似的表现。

    东方啊东方,原来你也有心上人了。

    她灵机一动,转首,对小蔓说道:“我现在教你一首歌,我唱一句,你学一句。记得,要投入感情,最好唱得千回百转、肝肠寸断,这样你才有机会留下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蔓半信半疑,不过听说她要教自己唱歌,她立马就答应了。她平日里没有别的喜欢,就喜欢唱歌。

    东方云翔难得偷闲,来到慈云观小歇,之所以选择来此狩猎,一来是因为迁都之后,慈云观离皇宫比较近,往返方便,二来,他听说这里曾经有过她的足迹,他想来探寻和回味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人虽已在天边,容颜却时常浮现在脑海,他唯一能做的,也只有借此来聊慰相思之苦了。

    记忆还在漫无边际地飘散,这时候天空中飘来了一个歌声,甜美婉转又空灵特别的歌声,一下子抓住了他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,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,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云翔精神一振,被歌声的意境深深吸引,心底最柔软处,仿佛被一根轻软的羽毛,轻轻挠动,痒痒的、呼之欲出的。

    “想你时你在天边,想你时你在眼前,想你时你在脑海,想你时你在心田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云翔慢慢扭转头去,寻找到了那间歌声来源的房间,脚下不自觉地走向它。

    想你时你在天边,想你时你在眼前,想你时你在脑海,想你时你在心田……字字句句,唱出的不正是他此刻的心声吗?

    明知道不可以、不应该思念她,明知道没希望、没机会在一起,但他还是情不自禁了,谁让……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?

    来了、来了!

    云溪看着东方云翔慢慢走近,她欣喜万分,继续教唱:“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,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,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,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……”

    歌词经过了小蔓特有的空灵的声音,整首歌的意境兀得又提升了一个境界,让东方云翔整个儿忘我地来到了房门前,欲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他的手就放在了门上,云溪满怀期待,她想要吸引东方云翔的目的就快达到了,谁想,这时候突然传来观主的声音,阻止了东方云翔。

    “皇上!不能进!”

    观主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拦阻东方云翔:“皇上,这间房内住着的小丫头身患重病,会传染的,您还是不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得了病?”东方云翔眉梢微挑了下,暗暗可惜,但心中仍是带着一丝期盼,想要见一见这位歌者。能够唱出这样一首意境深远曼妙的歌曲之人,她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。

    转身,他还是轻叩了房门:“姑娘,在下方便进来吗?”

    听到叩门声,云溪立即转怒为喜,对着床上躺着的小蔓使眼色:“快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小蔓听到是男人的说话声,早就吓得缩进了被窝,只露出一颗头颅,使劲地摇甩着:“不行啊,他是男的!”

    云溪无语:“男的怎么了?男的就不能见了?小蔓,他可是当今皇上,只要他一句话,你任何的愿望都能实现。”

    云溪试图诱惑她,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殷小姐为什么要来慈云观,为什么每日里打扮得花枝招展?她这么做,主要的目的,就是想要吸引皇帝的注意力,获得圣宠,将来才好一步登天,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?”小蔓对这个字眼很陌生,皱皱秀丽眉头,依然没有动心。

    云溪再接再厉,非要说服这个不开窍的丫头不可:“你不是想要报复殷小姐吗?只要你吸引了皇帝的注意力,和皇帝成了朋友,你只需在皇帝面前参她一本,你想让她死她就死,你想让她活她就活,那不是省事多了?”

    “报仇?”小蔓的眼底划过一道锐光,但很快又偃旗息鼓,她低低说道,“我是要报仇,可是,我希望能用正当的办法,我只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云溪无力地坐倒在了椅子上,无语地凝视着小蔓,虽然对于她的迂腐很失望,但内心里,她却愈加喜欢小蔓了。换做寻常人,有了如此接近皇帝的良机,谁不拼命地抓紧把握,也只有她心地如此单纯善良的人,才会白白错过了好机会。

    仔细回头一想,倘若小蔓真的是那种为了报仇,不择手段的人,她或许还真要堤防她了。因为这样的人,她今天可以为了报仇不择手段,保不齐他日就会因为别的事,对你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再说,这样对东方也不公平,用计策得来的情感,是最廉价的。

    东方云翔值得一个品德高尚的善良女子。

    脑海中,忽然灵光一闪,或许,小蔓真的很适合东方云翔呢。

    一个善良仁慈,可以宽容一切的女子,才能母仪天下,而且东方云翔不是一个喜欢纳妃娶妾之人,小蔓入了宫,也不必去参与嫔妃们之间的争斗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小蔓的身世背景差了点,一个没有身世背景的皇后,是不可能立足长远的。

    刚刚生出的念头,很快又被她给浇灭了。

    还是顺其自然吧,或许两年的时间过去,东方云翔的心中已经有了意中人,根本不需要她给从中牵线了呢。

    房门外,东方云翔依然执着,叩门道:“姑娘,在下方才听到你的歌声,甚感美妙。在下没有别的用意,只希望能再听姑娘清唱一曲。”

    小蔓紧张地望着房门方向,隔着一道门,依稀能看到门外的人影轮廓。她从小在慈云观长大,观中多为女子,很少有男子出现,即便有男子,也是一些粗鲁的莽汉和势利的奴才们,哪里见过如此温文尔雅的男子?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,那么细柔,像是微风中吹拂着的柳絮,让她的心儿不知不觉地飞扬起来,婉转的歌声,自她的口中自然地流泻:“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,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,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……”

    动听的歌声,让院子内外的很多人陶醉其中。

    东方云翔怔怔地凝望着房门,眼神逐渐迷离。

    观主暗暗观察着他的神色,心中又是焦急又是不安,心道小蔓这丫头怎么偏偏挑这个时候唱歌?一直知道小蔓的歌喉不错,但从未听她唱过这首歌,这首歌的意境……渐渐的,观主也陶醉其中。

    院子的外围,殷小姐领着丫环急匆匆赶来:“爹,皇上呢?”

    殷尚书回神,将女儿拉到一边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随后眯眼道:“你回去,把身上的这身花花绿绿的衣裳都换了,换一件朴素的。”

    殷小姐不解,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裳,摇头:“为什么要换?我好不容易才打扮好的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身衣裳了。爹,您不是想让我接近皇上,吸引他的注意力吗?您让我穿得朴素一点,谁还注意得了我?”

    殷尚书叹气,同女儿分析道:“听到那歌声了吗?皇上喜欢的,就是这样空灵干净的歌声,他跟其他男人不同,他不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否则的话,这宫里宫外那么多的女子,他为何一个也不挑入后宫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他根本不喜欢女人,喜欢的是……”殷小姐说到一半,被殷尚书半途连忙喝止。

    “你这疯丫头,什么话都敢乱说!在背后诋毁皇上,你可知道是什么罪名?你别看皇上表面上温文尔雅、待人和气,他内心里住着的是狼,一匹伺机而动的野狼,只有拥有狼性的帝王,才能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,横扫四国,将傲天大陆一统。试问,又有谁能做得到如此的丰功伟绩?”

    “你要记住,千万不要小觑咱们的皇上,他的智慧和才情,不是寻常男子所能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殷小姐听着父亲的描述,眼中露出了向往和痴迷:“爹,听您这么说了之后,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皇上了,我若要嫁,就嫁这样的男人!爹,我听您的,我现在就换衣裳去。只要能成为皇后,您要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殷尚书欣慰一笑,拍拍女儿的肩头,道:“你的事,爹一定会竭尽全力。你先去把衣裳换了,待会儿爹再想办法将这首曲子的词谱给你弄来,你好好学着,爹一定保你进入后宫,成为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爹,您对我太好了!”殷小姐欢喜雀跃,拉着丫环去换衣裳去了。

    殷尚书微笑目送着女儿走远,心道,举国上下,除了他的女儿,谁还有资格成为一国之后?就凭他现在在朝中的势力,和他在皇上面前的受重用程度,除了云家,再也没有人可以与之匹敌。

    幸好,云家已经没有女儿了,否则他还真得放点心思,堤防云家的女儿跟他的女儿争夺后位呢。

    歌声再次停下,东方云翔久久地矗立在门前,迷离的眼神逐渐收拢,他嘴角轻轻扯动,露出了欣然的笑。

    “姑娘,多谢你的歌,希望你的病能尽快好起来,有机会可以再次听到你的歌声。”他转身,迈步走远,即将离开院子时,不忘吩咐御医,留下来为小蔓医治。

    云溪看着东方云翔就这么离开了,本想再催促小蔓,想办法留下东方云翔的,但她放弃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到迷失在歌歌中的人,不止东方云翔,小蔓久久地凝望着房门的方向,整个人跟失了魂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一定后悔了吧?

    是的,她后悔了,她很想见一见门外的男子,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?

    门外的人逐渐走光了,小蔓还久久失神地盯着房门,云溪迈步走近了她,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后悔了吧?你可能错过了一段千载难逢的好姻缘,以后再想跟他见面,恐怕难罗。”

    小蔓回神,小脸红扑扑的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颅:“云姐姐,你为什么要教我唱歌,是为了吸引他进屋吗?”

    小丫头倒也不笨,终于领会过来。

    “云姐姐,你是不是认识他?他……他到底长得怎么样?”问完,她的小脸更红了,羞得恨不得钻入地缝中去。

    云溪瞄了她一眼,故意捉弄她:“他啊,他长得不怎么样,又肥又壮,头上生癞疮,脸上长麻子,眼睛鼻子都是歪的,任何人见到他,都想吐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骗人!他肯定不是姐姐说的那样。”小蔓抱着被子,小脸扬起四十五度角,露出憧憬,“他肯定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男子,高大斯文,风度翩翩,他的声音那么温柔,而且彬彬有礼……呵呵,他说他还想再听到我的歌声……呵呵、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小蔓吃吃地傻笑起来,陷入了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云溪好笑地看着她,刚刚那么好的见面机会,她白白错过了,现在才事后期待,真不知应该说她傻呢,还是说她傻呢?

    错过了一次机会,云溪开始酝酿第二次与东方云翔见面的机会,在观里转了一周,看到大家都在为晚上的宴会做准备,云溪不由地对今晚的晚宴抱了期待。

    她也可以选择直接去找东方云翔,但是他能看到自己、听到自己说话吗?她不抱太大的希望,或许通过小蔓跟他接触,沟通的机会更大些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着,我乃是奉了殷尚书之命而来,你快将门打开,有要事相商。”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说话声,语气很横。

    殷尚书?云溪思索片刻,露出了冷意,看样子是那首歌曲惹的祸,将殷尚书给招惹来了。想想也知道,他的女儿想要成为皇后,就必须有吸引皇帝的资本,他这是想要盗取版权啊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就在外面说吧。”小蔓朝着门外回道。

    门外的女子顿了顿,扬声道:“殷尚书对你刚才唱的曲子很感兴趣,他让你将这首曲子的词曲抄写下来,立即给他送去。”

    小蔓皱眉,她是单纯,但不傻。她思索了下,回道:“请你转告尚书大人,这首歌曲是我一位姐姐教给我的,没有她的允许,是不能随便传授给他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那位姐姐在哪里?我这就找她去,让她将词曲默记一份。”门外的女子接话道。

    小蔓注视着云溪,莞尔:“我这位姐姐她神龙见尾不见首,不是那么好找的。”

    云溪翻翻眼,如果有人能找到她,她才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她不好找,那我还是找你。只是默写一份词曲,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磨磨蹭蹭的不想写,难道是想驳尚书大人的面子,惹怒他老人家?”门外的女子开始不耐烦来了,半威胁半催促道,“我告诉你,你最好识趣一点,一旦惹怒了尚书大人,别说你的性命不保,整个慈云观也会跟着你遭殃!不是我吓唬你,以尚书大人的权势,他是绝对做得出来的。也不怕你知道,尚书大人拿你的词曲过去,为的就是要让他的女儿学会了之后,吸引皇上的注意力,让他的女儿能够一步登上皇后之位。谁若是阻了他的路,让他和他的女儿不能够心想事成,你就等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蔓听着那人的话,脸色一点点泛青,原来他们拿词曲走,为的就是吸引皇上的注意……心底莫名地失落,她还想再为皇上亲自唱歌一曲呢。

    她不怕自己会有危险,但若是要连累到慈云观上下,她是万万不允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写!”(.)

(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http://www.xcxs666.com/0/142/ ) 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。

乡村小说网 乡村言情小说、香艳小说、情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一秒记住地址www.xcxs666.com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| 章节错误/点击举报 | 点击/收藏到桌面
阅读提示: 请按键盘上Ctrl+D,收藏本书,以方便日后阅读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》,可以使用方向键(← →)前后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。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免费阅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24 歌声天籁,吸引皇帝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V24 歌声天籁,吸引皇帝并对天才儿子腹黑娘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乡村小说网